第三百四十八章鬼域之战

    四周似是一片死寂,然而又并非全静,寂静中时而传来似哭非哭,似笑非笑,呜呜咽咽,幽幽怨怨,隐隐约约飘忽不定的声响让人听了心生无限惨恻和惊栗。到处都是一片门g门g的黑暗,然而又并不全黑,在,yīn森瘆人的黑暗背后,平常无奇之中好像到处都在滋生着古怪诡秘甚至yīn谋和恐怖。

    虽然没能动用“极乐灵屋”,也就没能全体快速飞遁,而且此地空间性质诡异,除了金丹高人及雷劫鬼仙外都难以凭法力飞天。不过好在所有参与的此行之人全部都有真材实料,基本都有不错的武功根底,而且都能动用“神行符”之类,甚至还有能够施展“缩地”“穿墙”等法术的,所以前进速度奇快。

    队伍最前端集中了一眉与齐藤一等道术最强者,除了扫清前进道路上的一切拦路鬼祟之外,更重要的是挥清鬼障辨明方向,避免出现“鬼打墙”而徒劳绕圈的情况。

    左右大片黑暗的楼房轮廓或清或朦,随着他们前进而飞速向后逝去。间或有人忍不住向两侧的房屋内扫了一眼,都可以或明或暗地看到房屋内各种奇诡的景象。比如一个身穿白衣咧着嘴咯咯笑个不停的女人在满屋子窸窸窣窣地爬行着,甚至爬上了墙壁、屋顶……还可以看到一个屋内一个晃晃悠悠的身躯颈上吊着绳子,脚象“钟摆”一般摆来摆去,绳子摩擦梁顶的木头,不断发出“吱纽、吱纽”的干涩摩擦声,垂下的长发遮掩了面目,只能隐约看到那具身躯xiōng前垂下的血红长舌不断卷动着……另外一个窗户内几十条白得吓人,又干尸般死皮包裹的手臂不住拍着窗户,发出杂luàn瘆人的声响……那边屋子内有一个姿sè不差的美女正在对镜梳头,不过她是把头拿下来摆在桌案上,没头的身躯在后面梳着……路边一棵枯树上挂满了血淋淋的人头,看上去好像是树上结出来的果实,那些人头表情各异,有痛苦的、悲伤的、还有嬉笑的、哭嚎的……

    街边拐角处有人在摆摊卖炸丸子……不对,应该是炸眼球只见那摊主不断挖自己眼球,血淋淋地挖出来后就丢锅里,随挖随长,很快就挖出一大锅,十几个顾客还都吃得津津有味。不远处还有一家在卖煮面……喔,那可是真正的“煮面”,因为那摊主直接把自己的面部深深埋进锅里,任凭烹煮,油炸声滋滋不绝。当他抬起头来,那一副尊容已经完全被炸熟,两个眼球爆米huā般蓬松得鼓出框外,脸皮变成薄黄的脆皮,和着油脂不断向下剥落,稀烂的ròu翻卷过来,lù出森森白骨,随后他就将煮面汤给客人端上……

    道行高的,心性坚定的都对这一切诡异景象视而不见,只要没直接威胁到他们就置之不理,毕竟这满城是鬼,哪里能够一一杀得过来?但有些道行较浅,阅历也不够的却难免被分了心神。

    其中有一名崂山派的弟子人处于队列中间,随着众人前进,当他无意往左侧的一条黑森森的胡同小道一扫了一眼时,顿时看到在黑暗深处似有一个持着杀猪刀的身影,看那样子似乎是个屠夫。

    又再奔出几十丈外,他双目的余光突然又映入了,另一条yīn暗小巷内的一个看似一模一样的身影,即使黑暗也无法掩盖其手上屠刀的凶厉寒光,而且那距离已经近了许多,但随着队伍迅速向前又看不见了。

    “是同一个鬼吗?”他心中刚刚闪过这个念头,心头惴惴,突然又看到在右侧另外一个巷落里,那个身影已经距离他不到两丈,他已经可以清晰看到那张满是横ròu与青筋,布满疤痕,表情极度扭曲狰狞可怖的脸,以及那死死紧盯着自己不放,充满怨毒与凶狠恶意的双眼,还有其手上高举的血淋淋的锋利屠刀。

    一连三次旁窥,看到的都是完全不同的地点以及不同的方向,然而这个身影却像噩梦般接连出现,死死跟着他,看样子还像是在坚定地向他步步bī近,而在他身旁的其他人都似乎没有觉察。

    他心中一寒,不敢再向左右看,马上收回了视线,一直紧盯着前方,就这样奔出几百米后,他心中一股不安感却越来越扩大,驱使他忍不住又向身侧看了一眼。

    “啊”

    这一眼让他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因为那张恐怖的面孔已经近在咫尺,朝自己发出扭曲恶毒的狞笑,口中喷吐着冰冷血腥的气息,随即那把血淋淋寒森森的屠刀已迎面劈下

    “怎么回事?”迅速前进的队伍由此而听了下来,因为一名崂山弟子突然发出惨叫并栽倒在地,咽喉鲜血不断向外渗,但又看不出什么明显的外伤。

    “大家镇定心神,勿要为外邪所动”齐藤一看在眼里,连忙大声喊道,他很清楚鬼类害人不外就是两种伎俩:一是以yīn气邪气直接冲击,扑灭生灵阳火,不过这需要yīn气极盛的厉鬼才能做到,某些厉鬼甚至身体能够实化作出物理攻击;另外一种就是寻找人的心灵漏洞,将其无限扩大,让人心灵崩溃而自残自灭。正如齐藤一当年走夜路遇到前面的黑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