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十三神铠

    自打一开始进入清东陵内,所有人就都把敌人锁定在鬼祟行尸之类邪物,打足了十足精神应对,却从未想到自己的对手中竟然还有活人。其实这也罢了,但关键还是那突如其来的活人杀手的行动实在比鬼魅还要鬼魅,而且似乎通过某种秘法压抑了自己的体温气血,隐藏在群鬼之中,实在让人分辨不出。

    若是王宗超这种近乎无懈可击的武者,些许先入为主或许没什么。但对于近战能力差的法职者,这种疏忽却是致命的。要知道,他们此时身上的护符全部都是针对鬼怪或者防御邪咒,完全没有足以应对暗杀的。

    转眼间就有两名来自青城山丹台碧洞宗的长老被杀,虽然一个杀手马上被张元旭轰杀,但另一个杀手却迅速移走,借密集人群掩饰躲避致命打击。

    正常来说,在张元旭等三大金丹高手眼皮底下,他这种作为最多只能让他再多活一两秒,但偏偏接下来三大金丹高手已经顾不得理会他了,因为就在那一瞬间,来自外围的压力已骤增几十倍!

    虽然外观上四周依旧到处是寒彻身心的yīn风惨雾铺天盖地地漫卷,其中隐现魔影重重,千魂夜恸,凄嚎惊天;不过就转眼间其蕴含的气势力量已比之前混雄凝实无数倍。如果说之前的压力不过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暴风雪,如今的压力之大已犹如北极冰海的怒làng狂涛!四周镇魂幡被激dàng撕扯得猎猎作响,八卦镜光华黯淡,散布的符箓接连破碎。祭在空中旋绕飞掠守护法台的飞剑与森寒凌厉如刀的yīn风相激,竟然发出连串刺耳的刀刃撞击之声,爆溅出一闪即逝的无数火花,将yīn森鬼域映得明灭不定。

    一时间法台已是摇摇yù溃,而且三大金丹高手还通过玄妙的气机感应,感觉到一股犹如升龙般的惊人气势还在暗中不断积累,就像海啸滔滔,直冲九天,一去不竭,待到那股直yù与天比高的激昂黑cháo从天空尽头直崩溃轰拍下来,必将爆发惊世骇俗的冲击!

    也正因为这样,三人已无暇攻击那杀手,先要应对紧接而来的猛攻,保住法台不失再说!

    就在此时,连声铿锵巨响震天,三把首尾相连在空中穿梭守护的飞剑被一股无比蛮横犀利,开山断岳般的巨力一劈之下,竟有一把从中从中折断,彻底毁去,另外两把也被崩缺了刃口并远远弹飞开去,且原本亮如秋水的剑身已被一股由缺口四散蔓延的黑气蚀化,瞬间已是锈迹斑驳。一时间,防护剑阵已被摧枯拉朽地破开一个缺口。

    一股天崩般的巨力随之直压而下。一时间四周弥漫的yīn风惨雾已凝结成具有水银般浓稠的实质,玄青之中隐带粼粼冥火之光的无涛气làng。大量的鬼魅遭其无情吞噬,悉数化为激增其威势的养料。一阵阵惨烈,激dàng的凄厉鬼叫,惊心魂魄的四处响起。

    依靠吞噬鬼类,对方的威势在不可能的情况下更上一层,以万象奔腾,惊涛拍岸,横扫千军般的雄猛暴烈,冲击碾压而至。

    “好家伙……是玄魁!”张静姝开口示警,她很清楚这三十六位天师教弟子所用飞剑都是千年传承,久经十几代人炼制的宝剑,放在一般门派已足以作为镇派传宗之宝,却被一下子毁去一把,重创污损两把。而且这名来袭者还带来一股强烈凝练到极点的灭绝尸气,必是玄魁无疑!

    她立即全力摧动三冥戮仙剑,轰然迎上一斩而下的一柄厚背鬼头大刀。

    刀剑相击,源于三鬼王的yīn诡剑气与厚背鬼头大刀携裹的玄青sè浓郁尸气各自冲撞到一起,一瞬间仿佛凝固了一般。甚至可以看清那大刀刀身黝黑如墨,刀面上以浮雕的手法铭刻一巨须戟张的异兽,其形状乍看像鲎,可是鲎的节肢和触须又决计没有这般多。其形象狰恶骇异难叙,多瞧一眼便觉胆战心惊,厌恶yù吐。

    紧接着,惊天动地,震得人两耳嗡鸣的撞击余波才化为比之前暴烈十倍的yīn风恶làng四散扩散,一时地皮都被刮去深深一层,正对着这个方位的两面八卦镜轰然粉碎。

    与此同时,一道光华大盛,初时若有若无,但转眼间已是铺天盖地,雄浑磅礴不可抵御。只见张元放举剑前刺,瞬间剑化无形,只见一片紫气氤氲,烈日溶溶,铺天盖地笼罩向来袭者。来袭者身上澎湃的玄青sè尸气霎时如冰雪消融,滚滚散去,露出其真容来。

    “竟然不是玄魁……”

    直到此时,众人才看清楚来者全身都包裹在一副威风凛凛的古朴武将盔甲内。盔帽表面髹漆。盔帽前后左右各有一梁,额前正中突出一块遮眉,后垂石青等sè的护领,护颈及护耳,上绣纹饰,并缀以铜或铁泡钉。铠甲分甲衣和围裳。胸前和背后各佩一块金属的护心镜,左侧佩弓箭囊,右腰挎刀鞘,左右腿甲覆有虎头襞膝。整副盔甲风格简拙、质朴、粗放、自然,没有太多雕琢的痕迹,而且通体布满无数凹陷裂痕与斑斓血迹,似是随主人经历过无数征战。纵然古-->>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