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圣诞节放假的日子越来越近,在城堡里憋了将近四个月的孩子们归心似箭。城堡里似乎连空气都躁动起来。能够与平常一样安心学习的人屈指可数,学生们在课堂上勉强还算收敛,但除此之外的其它时间,几乎每一个人所谈的话题都离不开即将到来的圣诞长假。大家都在忙着从邮购手册上选购合乎心意的圣诞礼物,霍格沃茨大礼堂的就餐时间成了猫头鹰的乐园,那种“鹰毛与邮件齐飞,南瓜汁共麦片粥一地”的鸡飞狗跳算是让秋大大长了“见识”。即使在这种种混乱之中,一只突然飞到拉文克劳长桌上空的火红色大鸟在一群深褐、浅褐、深灰、浅灰色的猫头鹰中仍然相当引人注目。本来在大厅上空盘旋着寻找目标的猫头鹰们就像感受到了某种威慑似的,纷纷惊叫着远远躲开这只高傲的大鸟,一个个不管不顾地扔下邮件掉头就逃,就连邮件有没有扔对地方都顾不得了,更不要说像平日一样向邮件的主人讨要一口美味的烤肠。一时之间,胡乱掉落的大大小小的邮包砸得四个学院的长桌上汤水四溅、一片狼籍。今天的午餐算是泡汤了。“家养小精灵们会哭的”,秋一边淡定地挥动魔杖清理着衣服上被溅到的汤汁一边暗暗腹诽。“哇哦,真酷!”格兰芬多长桌旁,韦斯莱双胞胎夸张地搂抱在一起搞怪。“是邓布利多校长的凤凰,听说叫福克斯。书上说了,凤凰眼泪能解百毒,尾羽是上好的魔杖芯材料,据说凤凰血用途也很多,”拉文克劳五年级的鸟类研究爱好者怀特史东学长双眼闪闪发光,看那样子似乎想立刻伸手把那只罕见的鸟儿抓住好好研究一番。那道过于热烈的视线似乎让凤凰福克斯感受到了一丝寒意。不敢再骚包地炫耀自己灿烂的尾羽,它收起翅膀,慢慢地落在了秋的面前,骄傲地抬起了一只爪子。“不就是送个信么,要不要这么跩啊,喂喂,小心你的尾巴被粘住哦,”秋嘴角抽搐着撇了一眼福克斯落在麦片粥盆里的长尾巴,暗暗吐槽。等了一会儿,发现对面的女孩并不伸手取信,福克斯不耐烦地把前爪抬得更高了一点。摆出金鸡独立造型的凤凰看上去相当搞笑,秋不厚道地偷笑。哼哼,叫你跩得跟二五八万似的,偏让你多站一会儿。“秋,是给你的信哦,快拿下来看看是什么,”坐在秋左手边的玛丽埃塔却没有秋能沉得住气,小姑娘一脸羡慕地说,“秋你好有面子哦,以前都没见过邓布利多校长用凤凰给学生送过信呢”。好有面子?谁愿意要这种面子!秋无奈地翻了个白眼。这单纯的傻孩子呀,无缘无故接到校长的信能是什么好事?没看见好多高年级学长都是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么。正所谓“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像秋这样一个勤奋好学、成绩优异且安分守己、从不惹麻烦的学生,求学期间本来用不着跟校长这个层面的人打交道,如果在大天朝的普通高中倒是有可能与校长有所接触,比如说因为成绩优异获得学校表彰时从校长手里接过奖励证书啥的,但霍格沃茨的校长显然从不因为某个学生学习成绩特别好而接见他们,反倒是听说伟大的邓布利多校长喜欢因为各种各样莫名其妙的理由找学生聊天。对于邓布利多这样有着政治政治领袖身份的校长,他找你往往意味着一个词:麻烦。被晾地一边的福克斯看到两个女孩自顾自凑在一起嘀嘀咕咕,迟迟没有人去拿它腿上系着的信件,觉得自己受到了很大怠慢。作为伟大白巫师的宠物、一只即使在魔法界也很罕见的凤凰,福克斯从来没受到过这种冷遇,气得身上的羽毛快要烧起来了。感觉这只被追捧惯了的凤凰下一刻就要炸毛,秋这才调皮地冲它做了个鬼脸,伸手把信取了下来。福克斯非常恼火地低鸣一声,一振翅膀,“嗖”地一声不见了踪影,倒霉的克里瓦特学姐被福克斯尾巴上粘着的麦片粥甩了个正着,旁边几人也受到波及。“秋,快看看邓布利多校长找你做什么?”等到秋帮忙清理好福克斯留下的烂摊子,玛丽忍不住性急地催促道。其实,不光玛丽埃塔想要知道校长弄这么大的阵势干什么,就是其它的拉文克劳们也不是没有好奇心----看大家亮闪闪的眼睛就知道了----在霍格沃茨,爱好八卦的可不仅仅只有赫奇帕奇。展开字条,不出秋所料,里面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邓布利多只是简简单单地说他想请秋晚上八点整到校长室陪一个寂寞的老人说说话。“邓布利多校长请我吃糖呢,有机会我一定给大家带一些回来哦,”秋一边紧张地思考邓布利多会因为什么事特意找自己过去,一边跟玛丽埃塔她们开着玩笑。“那还是不要了啦,我听说邓布利多校长最喜欢吃蟑螂堆什么的,哎呀,看上去像活的蟑螂一样的糖哦,他们说吃到嘴里还在乱动呢,呕,恶心死我了,秋你一定是故意的,”玛丽不依地扑上来挠秋的痒痒肉,女孩子们顿时笑做一团。☆★☆★☆★☆邓布利多如此高调地派他的爱宠当着几乎全校师生的面给自己送信,这个老狐狸究竟想要干什么呢?难道,自己私下里的小动作被他抓住了把柄?应该不会呀。自己一直隐身在幕后,丽塔那里也没有传出被盯上的消息,自己是个拉文克劳,再加上混血的出身,理所应当不属于老校长重点关注的人群哪。难道是因为与斯莱特林院长交往过密以至于老校长觉得他最重要的间谍脱离了掌控,因此要找自己这个不安全影响因素来个“-->>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