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住在这里?”他收回目光,掀唇。

    苏纾的指尖有些发凉,莞尔,“嗯,是的,要上去坐坐吗?”

    顾君时一愣,还真的去看腕表上的时间。

    苏纾的目光也跟着移到那块名表上,唇间的颜色逐渐苍白。

    然后就听到顾君时用一本正经的语气说:“今天很晚了,下次吧。”

    车开走了,她还站在路边。

    年少的欢喜,没有想过,那其实是没有自知之明的高攀……

    *

    十几年前,顾家搬到二线城市凤屿市,顾爸爸是从深城下派的政要人员,就住在她家对门。

    那时她也不知道他们家是干嘛的,就是觉得房子很气派,9层楼那么高,每层楼都带了独立阳台,还装了奢华的电梯,有别致的小花园,车库,书房,让围观的小伙伴们都羡慕呆了。

    顾青言打小就热情,两人只是玩过一次洋娃娃,她就大方地给苏纾送竹根水,还每天都送,供应不断。

    说是她妈妈自己熬的,冻得甜甜的竹根水,苏纾喝上了瘾,就被顾青言收买了,天天带着她玩。

    要说苏纾本人,小时候绝对是十里八乡闻名的熊孩子,手底下的小孩一堆,都听她的话,一群孩子天天在外面疯玩,不到饭点都找不到人。

    但顾家这位顾君时跟别人不大一样。

    苏纾要不是去了趟顾家,都不知道顾青言还有这号哥哥。

    这货打小就不爱热闹,喜欢闷在家里头写硬笔字,读古诗,玩数独,研究建模,简直是个与世隔绝的神奇怪胎。

    偏偏怪胎长得很好看,所以苏纾从不欺负他,还拥护他,小孩子也是会舔颜值的,总对着他捧脸吃吃笑。

    顾君时从不搭理她,从小-->>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