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县!烤了一天肉串的曹昂累了,回到房间倒头就睡。

说实话,在敌军围城的情况下还能睡着的,都是牛人。

魏延几人可就没这么好命了,一晚上都在盯着城外,生怕吕布抽风,半夜来上一次袭击。

事实证明他们想多了,吕布军不知道是惧怕城上的先帝灵位,还是被曹昂的不要脸行径弄得没了脾气,一晚上都没动静。

早晨起床,曹昂简单洗漱一番便来到城楼,见魏延顶着一对黑眼圈,心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有动静没?”

“什么都没有!”

魏延苦笑着摇头道:“少主,属下感觉不太正常,吕布不像忍气吞声的人呐,照他的脾气,就算不攻城,也不至于保持沉默,什么都不做吧?”

一般情况下,沉默,就是为了酝酿更大的风暴。

吕布到底想做什么?

曹昂有些吃不住劲了,将胡质,周康,孙圭几人叫到一起问道:“你们怎么看?”

周康与孙圭凝眉苦思,一看这表情就知道指望不上。

他只好将目光投向胡质。

胡质也是一样,表情比便秘好不了多少。

曹昂无奈的发出一声叹息,无限的怀念起司马懿来。

仲达若在,至少能给自己指一个方向,不至于像现在这样,一片迷茫,一筹莫展。

这时魏延开口了:“少主,要不让属下带一队人出城试探一下?”

“啊……”曹昂一惊,说道:“太危险了吧,城外好几万人呢!”

这是他的真实想法,说句实在话,直到现在,曹昂都没有认识到战争的残酷性,还抱着保存实力,安全第一的幻想,不愿做出任何冒险行为。

这也难怪,做为一名现代青年,安全第一的口号喊了几十年,早刻到骨子里了。

殊不知,战争从来就没有安全一说。

魏延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