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霸府中。

众多家主聚集一堂,谈论的自然是眼下最受欢迎的股票。

所有来宾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不是谈论所谓的利好,就是谈论水泥路的进度。

不得不说,水泥是个好东西,凝固快成型易,下邳到彭城的公路以每天数里的进度在增长。

照这个趋势,用不了多久下邳与彭城之间的水泥路就能修通,到时候来往可就方便了。

见识过水泥的威力后,所有家主都对未来充满了信心,对于由水泥路滋生出的股票,同样充满了信心。

原本徐州世家的领袖是陈珪,不过这老家伙最近有点不识抬举,整天拿股票说事,说这是袁家的阴谋,说股票有多危险,继续下去会如何如何?

刚开始的时候,碍于他的威望和年纪,大家还应和几句,时间长了就听的不耐烦了。

尤其是股价越来越高,交易所人越来越多之后,那么多买股票的,也没见谁倾家荡产啊!明明是赚钱的事,你个老东西整天在耳边危言耸听,到底想干什么,难道是怕我们赚了钱后,取代你们陈家在徐州的霸主地位?

这个想法冒出之后,大家看陈珪父子更加的不顺眼了。

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你陈家势大没错,可也不能挡我们的财路不是。

抱着这样的想法,徐州的世家们抛弃了陈家父子,转而投向了臧霸的怀抱。

没办法,除了陈珪之外,徐州再找不到一个能服众的人物,大家只好将目光投向下邳的守将臧霸。

人家好歹是官,手里有兵的。

臧霸对此自然是乐见其成的,热情的接待着每一位来宾,不愿怠慢任何一人。

酒过三巡正尽兴时,陈珪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走进大厅,一拐杖将臧霸面前的饭菜砸了个稀巴烂,然后拿出竹简砸在桌上骂道:“看看,你们看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