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字母+org点co)!

“多谢抬举!”曹昂笑道:“在下受宠若惊!”

冰冰笑了,是那种发自内心的笑,不是面对其他人的强颜欢笑。

曹昂却不知该说些什么,感觉有个女人坐在身边浑身不自在,只好没话找话的问道:“看姑娘气质,应该出身官宦人家吧,怎么会……”

问完他就后悔了。

流落到这种地方,肯定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

对于不愿启齿的事情,过分的关心只会适得其反。

冰冰却比他想象的坚强,虽然面带忧伤,还是低声说道:“以前我家也是本地名门,我爹更是被陶谦陶使君拜为县令,那个时候一切都好,父母疼我,无忧无虑的。”

“可我爹性子太刚烈,因为贡品的事得罪了笮融,惨遭陷害。”

“事情一出,所有与我家关系不错的士族纷纷避如蛇蝎,无一人肯出手救援,就连我的未婚夫家也跟我们断了关系。”

“之后我母亲被笮融杀害,我流落到这里一待就是八年。”

笮融,那个喂不熟的白眼狼,却被浮屠寺等寺庙奉为祖师,立塑供奉。

这也是曹昂看佛门不爽的原因之一。

就因为笮融对佛门好,他们就无视他做过的恶,这群秃驴还真是有奶便是娘啊。

“那你恨你父母吗?”曹昂问道。

冰冰古怪的看着他道:“子女哪有恨父母的道理?”

曹昂被问的脸皮有些发烫,苦笑道:“不好意思,是我小人之心了,那你的未婚夫呢?”

冰冰苦笑道:“不知道,出事之后我就没再见过他,想来也是怕惹事上身吧。”

不得不说,世家规避风险的本事还是挺强的,有了危险他们会及时的壮士断腕,将可能威胁他们的亲人抛弃,或者解决!

“唉,同是天涯沦落人啊!”曹昂叹息一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