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为现代人,曹昂实在无法理解,为什么古代的女子对做妾一点抵触也没有。

虽然他也挺羡慕三妻四妾左拥右抱的,但这种事想想就行了,真要实现,还是算了吧。

他跟其他穿越同行不一样,那些同行穿越过来可着劲的搜罗美女,每次看到这样的情节他就想问一句,你丫辛辛苦苦穿越过来,就是为了当公共厕所的?

比起身体上的刺激,他更喜欢的是灵魂的契合。

真正的灵魂伴侣不需要多,一辈子一个足矣,比如说童欣。

若是被童欣知道自己在这里纳妾,估计自己又得去医院报道一次。

想起初恋,他的心又是一阵刺痛,这辈子欠那个女人太多太多。

该死的穿越,害的他再也没了偿还的机会。

“嫚儿,声妓晚景从良,一世烟花无碍,贞妇白头失守,半生清苦俱非,你还年轻,应该找个靠谱的男人嫁了,安稳的去过下半辈子,怎么能老想着给人做妾呢。”

曹昂劝道。

嫚儿却冷哼一声,不悦的说道:“劝妓女从良,拉良家下水,你们男人都是这么无耻,到了,你自己进去吧!”

曹昂:“……”不等回过神,嫚儿已经气咻咻的走了,留下曹昂一人对着眼前禁闭的房门,推也不是走也不是。

“呼……”站立门外良久,曹昂终于鼓足勇气推门进去。

进去之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客厅,右手边靠墙位置摆着一套沙发茶几,左手边摆着两只单人沙发中间夹着一个茶几。

大厅中央则摆着一张圆形餐桌。

餐桌后面则是一排珠帘,曹昂走过去掀起珠帘,看清眼前场景后双眼猛地睁大,眼珠都凸现了许多。

珠帘背后是一张架子床,床上挂着一张粉色的纱帘,纱帘背后一位女子正侧躺在床上,身上盖着一层薄纱,若隐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