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曹家逆子 第163章 秃驴想搞事?(1/4)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夜已深。

曹昂做了个梦,那年冬天,他陪客户喝酒一直喝到凌晨两点,白的啤的红的洋的垒一块,那不是酒,那特么是毒药。

那个时候他正跟童欣正闹分手,去了什么地方也没报备,离开酒店时所有酒友都有人接,唯独他,孤零零的站在大街上,像个没家的孩子。

被风一吹,酒劲上来当场就没了知觉,他在路边一睡就是几个小时,起来时已经早晨六点了。

冬天,零下十几度,没冻死简直是个奇迹。

醒来一看,电话摔了,手表碎了,就连眼镜也断成了截状,碎成雪花的手机屏上三十多个未接,全是童欣打的。

他心中一热就回拨过去,半个小时后童欣到了,对着他又打又骂又哭,一通埋怨,最后把已经快冻僵的他带回了家。

多情自古空余恨,好梦由来最易醒。

曹昂醒了,一摸枕头全是湿的,扫了一眼见天色大亮,挣扎着从床上爬起,将头埋进早已打好水的脸盆。

快十月了,下邳的天气有些微凉,脸泡在冰水中的滋味并不好受,可他一泡就是五分钟。

泡完之后随意搓了两把,对着铜镜调整表情,尽量不让人看出昨晚的泪痕。

不知什么时候起,他就有了两幅面孔,一副镇定自若,谈笑风生,没心没肺,是对外人的。

另一副藏着难以与外人道的孤独与心酸,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能拿出来独自品鉴。

他也不想活的如此虚伪,可有什么办法,转眼望去,四周皆是需要依靠他的人,他能依靠的却是一个也无,除了苦撑,能怎么办?

现在好了,他雄霸徐州,有兵有钱有粮,还有有权有势的老爹,生活多圆满啊。

可惜,唯独失去了他最想要的。

洗漱完毕后,他对着昏黄的铜镜露出一个笑脸,转身走了出去,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