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从山上下来天空就飘起了小雨。

曹昂虽然诧异却也不觉得意外,今年的雨季比往年来的晚了许多,要搁去年,下邳城不知淹多少回了。

回到刺史府后,曹昂将自己关进了房间,吩咐除了张辽与毛八年之外,谁来了也不见。

曹昂知道自己在徐州的人缘不好,所以始终“抱着总有刁民想害朕”的心态将黑袍军留在城中,单单守卫刺史府的就有三千人,剩下的全在守卫各处城门。

接到领命后,张辽亲自坐阵白门楼,以防有变。

亥时一刻左右,锦衣卫千户云鹤匆匆跑到白门楼,验明身份后直奔张辽住处。

未婚妻冰冰迟迟未归,也没有消息,张辽心急如焚却不敢私自离开军营。

听到云鹤来见顿时大喜,急忙迎了出去问道:“怎么样了?”

云鹤叹息一声,说道:“将军节哀,冰冰姑娘在浮屠寺被陶商与正圆所害,您的两位亲兵也已……”张辽闻言,如五雷轰顶般大脑一片空白,足足过了九息才勉强回过神来。

他毕竟是名征战多年的将军,没像六神无主的女人一样大哭大闹,而是抽出宝剑吼道:“陶商,我要他的命。”

说着就要跑出去,云鹤连忙抓住他的手臂。

张辽回过头来怒视着他道:“你敢拦我?”

云鹤说道:“少主有令,命你带人抄了陶家,放心吧,陶商已经被抓,少主不会让他继续活着的。”

“好,我这就去。”

张辽一听大喜,冒着雨冲到校场,拿起鼓槌“嗵嗵嗵”敲了起来。

三通鼓响,守卫白门楼的三千士兵全部冲出,不顾大雨淋身,排成队形整齐的站在了张辽面前。

每次看到这个挑不出任何瑕疵的完美方阵队形张辽都一阵自豪,这样的精锐在手,天下何处去不得。

今天他却没这样的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