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的人一生都被童年治愈,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

庞统就是那个不幸的孩子,表面上看他有个让人羡慕的名士亲戚庞德公,实际上庞德公跟他的关系还真不怎么亲近。

在这个看出身,看颜值的年代,他人丑家贫,结交的却都是围着庞德公转的豪门名家,天天被人说你看看别人家的孩子,十几年下来不自卑才怪。

所以他离开襄阳四处游历,借此逃离那个伤心之地。

所以他利用狂妄和傲慢给自己套上了一层伪装,宁愿不跟那些所谓的名士打交道,也不愿忍受那种无处不在的羞辱。

没想到今天,曹昂毫不留情的撕掉他的伪装,将他极力隐藏,羞于示人的一面彻底展现在眼前,如此行为焉能不让他恼羞成怒。

尚未走到门口,又听曹昂说道:“我知道你的来意,做为寒士,你对冰冰她们的遭遇最能感同身受,你理解她们的痛苦,她们的愤怒,他们的无力,对此你同样无能为力。”

“我要说的是,大汉十三州,有无数陶商这样的世家,也有无数冰冰这样命比草贱的百姓,我们看见的只有浮屠寺一处,我们没看见的,有多少我不敢想象。”

“那又怎样?”

庞统转身,再次回到曹昂面前,指着他的鼻子咆哮道:“你不也是世家大族出身,你们掌控书籍,掌握土地,垄断所有资源,你们永远高高在上,视我们平头百姓为猪狗牛羊,初平四年你父攻打徐州,屠了几十万百姓,几十万呢,那是几十万人,不是几十万头猪。”

“好汉不提当年勇,老翻旧账没什么意思,我想你现在更关心的是陶商的下场,对吧?”

庞统蹙眉,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做?”

曹昂笑道:“拭目以待便是。”

见问不出什么,庞统冷哼一声甩袖离去。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