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厅之中。

曹昂开始打起了呼噜,呼噜声忽上忽下忽高忽低,毫无规律,曹操却像在听着美好的音律一般,坐在沙发上以手托脸,听的格外入神。

这些年来先平黄巾,后讨董卓,之后又是连年征战,仔细想来,已经有十多年没好好看过这位从小就没怎么让他操过心的长子了。

没想到一转眼,他都长这么大了。

长子什么都好,唯一让他不满的是发型和胡须。

头发还没小拇指长,连个发髻都没法挽,胡须更是刮的一干二净,只留下一丛乌黑的胡渣,怎么看都给人一种嘴上没毛,办事不牢的感觉。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

话虽这么说,可也不是那么绝对。

真一点不敢毁伤的话,天天打仗算怎么回事?

真一点不敢毁伤的话,曹操活了四十多年,头发早能到腰里缠几十圈了。

头发胡须每个人都修,只是曹昂修的太狠,大家有些接受不了而已。

正想的入神,一把长剑突然自门外飞入,直奔曹昂的眉心。

曹操脸色大变,一把抓向长剑,不料被沙发挡住了身子,没够着,长剑贴着他的手心划过,吓得他脸色煞白,猛的扭过头去。

恰在此时,曹昂或许是觉得睡姿不舒服,突然翻了个身,然后长剑贴着他的耳边划过,直接刺入沙发靠背。

曹操像虚脱了一样无力的坐回沙发,这才发现冷汗早已打湿后背,心跳更是剧烈的仿若要跳出胸膛。

反观曹昂,依然像没事人似的打着呼噜,一点反应都没有。

曹操被气笑了,笑过之后怒火迅速涌上胸膛。

堂堂刺史府竟然涌进杀手,这事不能忍。

他猛的站起,拔出长剑向门外跑去,准备跟刺客一决雌雄。

跨出门槛后曹操懵了,只见大厅广场上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