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之事有时候相当的扯淡!闲的时候什么事都没有,忙的时候所有事像洪水找到出口似的,全涌来了。

第二天辰时,也就八点出头,毛八年跑到门口一顿乱敲将曹昂的美梦惊醒,曹昂心中那个气啊,吼道:“滚进来。”

毛八年走进房间,不等站稳曹昂便骂道:“今天你若不给我说个子丑寅卯,我就让你养猪去。”

大魔王的脾气大家都知道,平时怎么折腾没关系,但是睡觉绝对不能打扰,否则那个倒霉蛋绝对会死的很有节奏感。

若不是没有办法,毛八年打死都不愿这个时间过来:“禀少主,马钧和陈连来了,还带了这个东西,请少主过目。”

曹昂接过竹筒毛八年递来的打开一看,里面装着一卷纸。

纸……曹昂大喜连忙抽出,将纸展开仔细观察。

好纸,柔软洁白,与前世常用的木浆纸没有丝毫区别。

终于研究出来了,再也不需要用硬的当柴烧的竹简了。

“他们人呢,叫进来。”

“喏。”

毛八年朝门外喊了一声,马钧与陈连携手进来,见曹昂光着脑袋头上还缠满绷带,脸色那叫一个精彩。

曹昂懒得关心这个,扬着纸问道:“产量多少,带来多少?”

马钧答道:“不出问题的话,每月生产十万斤没有丝毫问题,全都按照少主的要求,裁成一平米的方块了,路上不太好走,我只带来一车。”

以前四后八十二驾的运载量,一车也很可观了。

曹昂问道:“还有谁知道?”

马钧摇头,说道:“除了造纸的职工就只有咱们几个了。”

“做的好。”

曹昂将纸递给陈连道:“长兴,依你的眼光来看,此纸做价如何?”

陈连接过纸张,摩挲几次后眼中露出了震惊。

他跟马钧是路上遇到的,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