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字母+org点co)!

知道曹昂不好对付,可眼睁睁看着巨大利益跟自己擦肩而过,陈家父子的心还是像被针刺了一样的疼。

陈纪皱着眉头思虑许久才说:“看来是时候拜访一下曹司空了,曹司空老谋深算,顾全大局,应该不会像大公子那么……那么油盐不进。”

曹昂年轻,做事全凭本性,这点从他灭了陶家和浮屠寺就可以看出来,谁敢惦记他的钱,他就敢要人家的命。

曹操则不同,他顾虑的事太多,不敢将陈家这样的豪族得罪的太狠。

说的通俗点,曹操上面没人罩着,不敢任性。

相反,用盐场和港口换取陈家的支持,对曹操来说绝对是一笔划算买卖。

正在闭关的曹昂做梦也不会想到,他的港口和盐场还没动工就被人惦记上了。

陈连从怀中取出一张纸递给陈纪道:“叔父,这是马钧最新研究出来的纸,你看看。”

纸被叠成了巴掌大一块,陈纪接过展开,用他那皱的跟抹布似的手摩挲了几遍,震惊的抬起头,直视着陈连道:“这纸是马钧研究的?”

陈连点头道:“马钧那人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我想多要一些他死活不给,这张还是我偷来的。”

陈纪将纸凑到鼻子下用力嗅了嗅,然后露出迷醉之色说道:“好纸,这东西完全能取代竹简,成为文道利器,还能弄到吗?”

“能。”陈连说道:“一张四千,还不讲价。”

陈纪愣了片刻,一拍桌子猛的从座位上站起,骂道:“此乃文道圣器,怎么能与铜臭沾上,马钧在哪,老夫这就去找他。”

在陈纪看来,这样的圣器就应该像水一样免费提供给大家,若连此物都想牟利,以后谁还读得起书?

却忘了,就算真的免费,读书识字也不是老百姓的专利。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