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荀两家是颖川最大的家族,在场之人除了马钧都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自然有理由站在道德的层面上谴责马钧这种视金钱如生命的行径。

马钧不同,他是从扶风乞讨到许都的,一路上见惯了百姓的流离和世家的奢侈,对荀彧这种人骨子里就带着一种仇视。

现在,他们竟想用文道传承,满身铜臭来谴责自己,从而获得廉价纸张。

你们已经很有钱了,还惦记我们穷人手里的东西,良心不会痛吗?

荀彧越是这样越激起了他的逆反心理,说破大天我也不给,老子也是黑袍军出身,岂能被你们几句话忽悠,大不了毁了造纸秘方,大家都别玩。

荀彧看着老僧入定一般,不管他说什么都沉默以对的马钧彻底没了脾气,挥手道:“滚。”

马钧干脆利索的退了出去,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陈纪荀彧面面相觑。

马钧都这么难应对,找曹昂更没戏。

“我去找主公。”

荀彧一跺脚,将陈家三人晾在大厅,走了。

后院!曹安民笑吟吟的拦住荀彧道:“荀令君,主公这会不方便会客,请待会再来。”

荀彧:“……”这届年轻人是怎么了,一个个都这么不给面子。

该死的曹安民又给主公找女人,宛城回来怎么就没长记性呢?

他拉过曹安民的凳子往上一坐,说道:“我等。”

等了足足一个时辰,曹操才红光满面的从房里出来,荀彧急忙迎上去将事情说了一遍,道:“陈鸿胪还在大厅等着呢,主公你看?”

曹操思忖片刻说道:“要不我们收拾一下回许都吧。”

荀彧:“……”这是要逃啊!“主公,纸的事关乎太大,可不能任由大公子胡来,按他这么个卖法,兖徐两州的世家非跟咱们离心离德不可。”

曹操纠结起来,钱他-->>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