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子志向远大老朽佩服,但担任校长一事老夫年迈难堪重任,还请大公子另选贤能,告辞!”

陈纪起身,在陈群的搀扶下离开房间。

出了房门陈纪再也忍不住破口大骂道:“曹昂竖子,他是要掘我世家的根呐!”

由不得陈纪不生气。

大汉立国四百年,世家越做越大,到了现在连朝廷都不怎么放在眼里,靠的不是金钱土地人脉,而是教育的垄断。

圣人典籍皆藏在世家的秘阁之中轻易从不示人,就连本族的旁支庶子都得留上一手,不敢让他们全部学去,更何况是外人。

凭借此点,世家人才辈出,成了地方上的无冕之王,逼的皇帝只能重用宦官与之对抗。

如今曹昂广建学校,将圣人之学彻底放开,几年之后人才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垄断教育数百年的士族世家,还有立足之地吗?

“三十年内,让徐州每一位孩童的都上的起学,让他们读书识字,长大成才。”

想起曹昂在斩刑台上的承诺陈纪就忍不住浑身哆嗦,连稷下学宫都不敢这么玩,他曹昂怎么敢?

陈群同样明白其中的关节,思忖许久才说道:“父亲,曹昂如今有钱有粮,他真这么干咱们是阻挡不了的,既然如此,父亲为何不顺势而为,答应做徐州大学的校长呢?”

“这样一来大学的学子依然是我陈家的门生,让他为我陈家做嫁衣,有何不可?”

陈纪苦笑道:“人生七十古来稀,为父今年都六十八了,还能活几年?”

“再说了,曹昂既然敢广建学校,你以为他没有后手?”

“许都医学院他任院长,主事的却是几名副院长,到时给我手下弄一堆副校长,还不得恶心死我啊。”

“不行,这件事绝不能让他做成,否则以后的大汉就没有咱们世家立锥之地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