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车儿如蒙大赦,连忙将路上发生的事讲了一遍。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路上遇见曹昂巡逻,聊了两句。

贾诩却是脸色一变,急问道:“曹昂跟你说了什么,原原本本的跟我讲一遍,一个字也不许遗漏。”

见贾诩脸色凝重,胡车儿不敢怠慢,凝眉思索一番,将与曹昂的对话一字不漏的说了出来。

贾诩问道:“曹昂没问你去哪?”

胡车儿摇头。

贾诩说道:“坏了,我们的事可能被那小子给察觉了。”

“什么?”

张绣与胡车儿脸色同时大变。

贾诩解释道:“曹军军纪严明,一到时间营中除了巡逻士卒之外,根本不许胡乱走动,胡将军深夜在营中乱窜,按照军纪,要先拿下关押,等明天早上再做分说,可曹昂不但没有拿他,连最起码的例行询问都没做,就跟他胡扯了一会,这很不正常。”

“再者,曹昂身为巡营主将,不去巡逻却跟你闲扯半天,他跟你很熟吗?”

“我看这小子分明就是想拖住你,再命人换掉典韦双戟。”

“只是主公,这件事就我们两人知道,到底是谁走漏了消息?”

张绣心中发慌,一时竟有些不知所措。

他造反本就是拍屁股做的决定,很多事情计划的都不是很周密,现在最重要的一环出了问题,这……正在这时,一名身披铠甲的将军走了进来,说道:“主公,贾先生,曹昂的亲卫胡三突然接管了北门,说是主公您的意思,敢问主公……”后面的话张绣和贾诩都没听进去。

两人心中同时冒出一个念头。

完了!“先生,我该怎么办?”

张绣惊慌的抓住贾诩的衣袖,就像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死死不愿放手。

贾诩捋着胡须沉吟片刻说道:“现在收手也来不及了,曹操性格多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