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时间,陈府别院也是灯火通明。

大厅之中陈纪陈群父子相对而坐。

不远处明明放着沙发茶几,他俩却非得像以前一样,隔着条案跪着,真是奇也怪哉。

两人沉默许久,陈群率先开口:“父亲,这次我们将陈家在徐州的关系用尽了,若是失败,陈家在徐州可就没法立足了。”

陈纪的脸色同样凝重到了极点,沉默片刻说道:“我们没有别的选择,你也看见了,最近这段时间曹昂大兴土木,浮屠寺已经翻修完毕,礼部部堂徐邈那个狗东西开春都等不及,这几天就在招收学生。”

“徐州大学预计招收两千名学生,全是寒门子弟,以后每年招收一千人,四年毕业,再加上其他学校,不出二十年,天下将再无士族与寒门之分,我们世家的优势也会荡然无存。”

“说句良心话,此举确实广开历史之先河,如果成功,想不名垂青史都难,可是对我们士族的伤害太大了。”

“商鞅变法使弱小的秦国迅速强大并一统天下,也成就了秦孝公和商鞅的君臣佳话,可那是用无数秦国士族的地位和生命换来的,这样的事我等士族绝不能再经历第二遭。”

“曹昂如今只有一州之地,势力还很弱小,此时不遏止,等将来他得势,再想阻止就得血流成河了。”

“这个丧天良的东西做事太随心所欲,比曹操更难对付,他若得了天下,咱们士族还不得被玩死?”

“唉,我与曹嵩同殿为臣多年,那个老不死的靠着买官升迁太尉,一辈子谨小慎微,谁知道生出这么两个变态。”

“徐州官员集体辞职,别说曹昂,就是曹操一时也难以补全这个缺口,相信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找我们谈判,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

陈群蹙眉问道:“父亲是想让曹昂关掉学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