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字母+org点co)!

曹昂踩着凳子踏着脚面,穿针引线缝的正欢,见戴欣柔到来,手上的动作瞬间僵住,捏着长针缝也不是走也不是,那叫一个难为情。

他并不是真的荤素不忌没脸没皮,当着美女的面干针线活,怎么感觉这么怪异呢?

愣了半晌才尴尬的说道:“我自小体弱多病,身子骨弱容易受寒,缝床被子保保暖。”

胡三马钧几人差点没蹭住笑出了声。

身子骨弱?

您老人家长窜下跳折腾我们的时候怎么不说这话?

戴欣柔明显信了,笑着说道:“您贵为刺史,怎么能干女人的活呢,还是我来吧。”

曹昂狡辩道:“刺史怎么了,女人那点事除了生孩子之外男人都能干。”

接触多日,戴欣柔早已摸清他的性格,对于他的胡言乱语一点没感到意外,站在原地含情脉脉的望着。

曹昂被看的不好意思了,尴尬的将针递给她说:“麻烦了!”

戴欣柔点头,接过针线缝制起来。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

专业的事还是得专业的人来干。

虽然缝被子不需要什么技术,可人家缝的就是比曹昂好看,动作优雅不说,每针之间的距离就像用尺子量过似的,放眼望去几乎一模一样,哪像曹昂,针间距离一个宽一个窄,不堪入目。

半个时辰后两床被子缝制完成,将棉被捧在手里,戴欣柔瞬间被那种从未体验过的舒适与柔软征服,用侧脸贴着棉被,眼中满是迷醉。

见他这样,曹昂心中莫名的感到一阵酸楚。

在后世,街头的流浪汉都能找到一两床棉被裹身,可在这里,却是连皇宫都没有的东西。

眼下全球还没有变暖,冬天最高气温都在零下,没有火炉,没有火炕,没有棉被,他们的冬天咋过的啊。

“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