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字母+org点co)!

曹昂原本准备人不卸甲马不卸鞍,争取三天赶到下邳。

毕竟人生苦短,将大把时光浪费在赶路上确实有些不值当。

可现在队伍中多了一名孕妇和一位重病号,继续马不停蹄的赶路肯定会出事。

为不让黄叙还没到下邳就挂掉,曹昂做足了功夫,除了随行的护士和大夫之外,还特意命人回司空府准备了一辆四轮马车,车内有床有座椅,收拾的比第一楼的客房还舒适。

此举看的丁晓君和卢盛同时傻眼,说实话,他们活了小半辈子,还从未见过如此会照顾人的男人。

对曹昂竖大拇指时曹昂却一脸苦涩,跟女朋友在一起的那些年,他可是家务全包的,说实话,他上了十几年学,学到的东西还没跟女朋友在一起三年学的多。

一把辛酸泪啊!

尽管照顾的非常周到,走到半路还是出事了。

许都到下邳的水泥路还没修通,三天后他们不得不下来走原有的官道。

说好听点是官道,其实也就比乡间小路强点,路上破石烂瓦满地,被水冲出的坑更是随处可见,马车走在上面就跟玩蹦床似的,怎一个颠簸了得?

三颠两不颠的,黄叙受不了了,脸色苍白呼吸困难,就像有东西卡住喉咙一般。

没奈何,几名大夫只好将他从车中挪出,放在外面的简易木床上。

曹昂对此束手无策,只能在旁边焦急的看着,心中满是懊悔。

没事带这个拖油瓶干嘛,现在出事了吧。

秋月同样插不上手,只能在一旁干着急。

“怎么样,怎么样?”曹昂围在黄叙旁边问道。

大夫摇头道:“不行,他这是气虚之症,根本无法承受舟车劳顿之苦,唉!”

那表情就差说一句“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曹昂又将目光投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