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字母+org点co)!

三人继续向村内走去,曹洪余怒未消,拉着一张脸谁都不理,荀彧却盯着不远处如山一样的煤堆,眼中一片火热。

有了火炉之后,大家都不怎么用烧制艰难,又价格高昂的木炭了,煤的需求量大增。

虽然如今已经开春,煤用的少了,可冬天总会来的不是吗?

在荀彧看来,这不是煤堆,而是一座钱山呢。

经过这次的事件,他充分理解了钱的好处。

有了钱,自己都不用辛苦调配粮草,奸商自己就给你送来了,你只需要清点,入库就行。

“子脩,陈家二爷陈政病了,这事你可知道?”荀彧意味深长的问道。

曹昂说:“知道啊,陈连请假,回家看望去了。”

“那你知道他是怎么病的吗?”荀彧问道。

曹昂一愣,不确定的问道:“不会跟我有关系吧?”

“当然跟你有关系。”荀彧笑道:“知道他们家的地里有煤之后,陈老二就病了。”

三千倾上等良田才多少钱,可是这煤……

一斤一钱呢。

黑了心的曹子脩,简直不当人子。

曹昂讪笑着继续往里走,没走多久,几人耳边传来一阵嘹亮的吼声:“一二三四,一二三四……”

曹洪加快脚步从房屋背后走了过去,恰好看见数千穿着作训服的人在做各种训练,要么跑步,要么举木头,要么穿越障碍,玩的不亦乐乎。

“这就是你的训练方式?”曹洪眼尖,指着最近那人脸上密布的汗水说道。

“对啊。”曹昂笑道:“还请洪叔指点。”

说完取下挂在脖子上的口哨用力一吹,大声喊道:“集合!”

两千多名同时放下手头事物,以连为单位迅速集合,集合之后又向小溪汇入大江一样迅速聚拢成一个四方正行。

按现代时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