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手里拿着的赫然是甘宁给曹昂的回信,信中言语粗鄙,脏话连篇,将曹昂祖上八辈骂了个遍,里面的言语别说曹家父子,就连自己这个外人都看不下去。

卢盛在一旁添油加醋道:“瞧瞧瞧瞧,这说的是人话吗,我家少主看过之后气的当场就吐了血,发誓要将甘宁大卸八块,祭奠祖宗亡魂。”

黄祖合上信件苦笑道:“大公子的遭遇黄某很是同情,但甘宁毕竟在我手下做事,为了一点浮财出卖他,以后谁还敢为黄某效力?”

他好歹是江夏太守一方诸侯,出卖甘宁容易,反正他们也不是一条心,可因此寒了手下将士的心就不划算了。

没了忠心耿耿,为他舍生忘死的将士,他的荣华富贵焉能保住?

卢盛说道:“郡守误会了,卢某自有办法让甘宁离开江夏前往徐州,只希望他向郡守辞行的时候郡守莫要阻拦。”

“郡守不愿出卖部下卢某理解,可若甘宁执意要去,那就跟郡守没关系了不是。”

“只要郡守答应,我家少主必承你人情,日后郡守若有需要,我家少主绝不推辞,如何?”

对啊,我不出卖他,但他自己上赶着送死的话就跟我没关系了不是。

只是眼前这人有什么办法让甘宁心甘情愿的去徐州送死呢?

好吧,这跟自己没关系。

黄祖轻轻抚摸着宣纸,装作不经意的说道:“甘宁是谁,很有名吗,为何我没听说过?”

卢盛会意,抱拳笑道:“您没见过我也没来过,告辞。”

说完之后带着锦衣卫匆匆离去,黄祖也没挽留,等他走后才两眼放光的看着属于自己的宝物说道:“曹昂此子还是挺大方的嘛,都搬进库房去,小心存放啊,把那两大花瓶搬到我卧室去,老爷我要日夜观赏。”

出了黄府卢盛没有停留,直奔甘宁府-->>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