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弥呼好歹也是一国之君,方圆千里最尊贵的王,哪怕如今做了阶下囚,也应该得到与身份匹配的待遇和尊重。

士可杀不可辱!现实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眼前这个所谓的少主就像面对青楼女子一般,丝毫没将她放在眼里。

不管怎么着,你总得把我当个人吧?

说完之后卑弥呼死死盯着曹昂,想看看他有什么说法。

曹昂手托着脸颊:“你是俘虏!”

卑弥呼:“……”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

传说中的礼仪之邦出来的竟是这样的货色,卑弥呼气的脸色通红,最后强行逼迫自己冷静下来,说道:“二百年前,我国先祖觐见过大汉皇帝陛下,那时的大汉,上至汉皇下至百姓,无不知礼守节,对我小国臣民以礼相待,才过了二百年,曾经号称礼仪之邦的大汉变成强盗,土匪了吗?”

“朕就算是俘虏,那也是身份最高贵的俘虏,在其他不识礼数的小国之中都能得到与身份对应的待遇,在万民敬仰的大汉却受到如此羞辱,你们还是礼仪之邦吗?”

庞统等人羞愧的低下了头,说实话,今天这事做的确实有些不地道。

曹昂却像耳朵塞驴毛了似的,依然面带微笑的说:“你是俘虏!”

卑弥呼闻言,肺都快气炸了,翻来覆去就这一句,有意思吗?

她再也忍不住,将声音提高了好几个分贝,几近咆哮道:“朕乃一国之君,就是贵国皇帝陛下见了也得以礼相待,你身为臣子却如此无礼,难道是想造反吗?”

造反,要搁前几年,谁听到这两个字都得心头一颤,可现在,各路诸侯做的事跟造反有什么区别。

庞统几人原本还有点歉意,听到这话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你一亡国之君还敢威胁我们,谁给你的胆子?

曹昂依然云淡风轻的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