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百姓都沉浸在搬进新家的喜悦中,唯有郭图和雷老头站在田间仰天长叹欲哭无泪。

两人怎么也没想到,曹昂那个天杀的,竟真的将他们当成普通百姓,盖了房屋分了土地,晾到一边不管了。

唯一不同的是,他俩分到的土地是其他人的数倍,每人五百亩。

雷忠站在地头上,看着一眼望不到边的土地气的脸都青了。

当日孙子被抢后,府上杂役家丁丫鬟老妈子都随他追了出来,加在一起足有六七十,在瀛州绝对算得上庞大家族。

谁料曹昂太过缺德,自动给他家下人配了对,然后另立门户分了出去。

七十多人变成了三十多户,分配到鹿郡各个角落,离他最近的都在二十里外。

现在他家就剩下他和八岁的孙子及孙子的生母三人,孙子和儿媳每人还分了百亩土地,老的老小的小,别说七百亩土地,就是七亩也种不过来啊。

郭图的情况也没好哪里去,甘宁擒他来的时候,顺便连他那两名暖床的侍女也捎了上来,原本他还挺感激,谁料分地的时候两名侍女被曹昂撞见,然后就变成少夫人的贴身丫鬟了。

雷忠好歹有孙子陪伴,他却是真真切切的孤家寡人,四十多岁老光棍一枚(妻妾儿女都在中原),让人情何以堪?

“该死的曹昂,你特么五行缺德啊你!”

郭图望着良田,终于忍不住仰天吼了一嗓子。

“阿嚏……”会议室中,曹昂突然打出一个响亮的喷嚏,揉着鼻子说道:“谁在骂我?”

众人同时翻起白眼,心想你少说了一个字,应该谁没骂你?

庞统继续道:“此次迁徙来的百姓共三万两千二百四十一人,加上上次从徐州迁来的八千余,共计四万零三百六十一人,其中男人两万一千二百八十五,女人一万九千零七十六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