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宁很想解释一下,看到曹操那张比锅底还黑的脸后明智的选择了闭嘴。

郭嘉却说道:“这是鲸鱼吧,我好像在古籍上看过,说巨鱼死王侯毖,这样的大鱼猎不得啊。”

曹操的黑脸瞬间变成了红色,紧张的问道:“你确定?”

郭嘉点头道:“忘了在哪本书上看过了,但绝对有,少主可能闯了大祸。”

“这个逆子!”

曹操跺脚道:“让他平时多读点书就是不听,闯了这么大的祸都不知道。”

郭嘉笑道:“他不知道其他人却未必,肯定会提醒他的,你说对吧常,常,常什么来着?”

常宁苦笑道:“少主说了,巨鱼死王侯毖,王侯死不死跟他个平头老百姓有什么关系?”

郭嘉:“……”曹操心中一突泛起一丝担忧,规矩这东西不管对与错,能流传下来自然是有其道理的。

巨鱼死,王侯毖!其他王侯死不死跟曹昂确实没关系,可天子呢?

这个当口天子若出点什么意外,难免不会被有心人将鲸鱼之事联系起来大书特书……他们父子现在遭到多少人记恨,这个逆子难道一点不知道吗?

担心天子安危,他却不能表现的太明显,不能给宫中增加御医,不能增加护卫,否则更容易引起外人猜忌。

你曹操想干什么,弑君还是篡位?

先有董卓专权,后有李傕郭祀乱政,这届天子与群臣已经成了惊弓之鸟,任何过激行为都可能引发连锁反应。

这个逆子,管杀不管埋的德行什么时候能改改,自己整天忙的跟孙子似的,还得帮他擦屁股,上辈子欠他的吗?

曹操问道:“少主现在在哪?”

他迫切的想见到这个逆子,然后……常宁答道:“少主与少夫人在琅琊港待了三天便离开了,这会应该在下邳吧!”

“少夫人?”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