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咚……”急促的敲门声瞬间搅醒曹昂的美梦,正要发火就听见甄道在门外喊道:“陆欣姐姐起床了吗,咱们去海边捡贝壳吧。”

大清早的捡贝壳,有病啊!曹昂本想破口大骂,话到嘴边又生生忍住,人家毕竟是女孩子,还是积点口德的好,便推了童欣一把说道:“你去把她打发走,大清早的嚎什么丧?”

这么早被吵醒,童欣同样憋了一肚子气,却不便发作,只好回应道:“还没呢,你先在客厅等我,收拾完就出来。”

甄道“哦”了一声,世界清净了!洗漱完毕打开房门,却发现甄道并没有去客厅,依然等在门口。

房门打开的瞬间,她先向内瞄了一眼,这才问道:“陆欣姐你们真能睡,太阳都晒屁股了。”

那一眼让童欣心生警惕,大清早的跑过来,想邀请的人恐怕并不是自己。

防火防盗防闺蜜啊!她不露声色的关上房门笑道:“你不是说领了盐就回冀州吗,昨晚回来他也没说,我还以为你都走了呢?”

甄道顺势挽住童欣的胳膊笑道:“陆欣姐,我正是为这事来的,你能不能跟你家那位说说再拨我们一些盐,十几万斤不够卖啊,在冀州城里转一圈就没了。”

童欣苦笑道:“这我可做不了主,等他起床帮你问问。”

她可不是大门不出屁事不懂的小白,工厂的出货都是有计划的,岂能随便乱改?

甄道并不是真的想要盐,所以遭到婉拒后并没有纠缠,而是跟她东拉西扯起来,说话时总是偷偷的往房间望,明显的醉翁之意不在酒。

再说曹昂,童欣出去后蒙住头想要继续,却怎么也睡不着,索性掀开被子起床。

出门后向两人打了个招呼就要离去,甄道终于逮住机会拦住他问:“昨天为什么偷跑?”

曹昂瞪着眼诧异的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