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口上下整整忙碌三天才将捕来的鱼清理完。

结了工资的婆娘们兴高采烈的提着领到的鱼上了回家的马车,在车上讨论着回去如何给家人改善伙食。

辛苦三天,她们不但赚到了几十斤鱼,还跟班兰厨师长学会了新的烹饪之法,其他不敢保证,一道香喷喷的酸菜鱼还是做的出来的。

比起她们的兴奋,曹昂和鲁肃就有些哭笑不得了,两人望着广场上垒了好几层的陶罐神色忽喜忽悲,那叫一个精彩。

曹昂苦笑道:“这少说也有三五千吧?”

鲁肃答道:“两千五百八十六坛,每坛约重二十斤,总共五万多斤,这要失败,五万人一天的粮食可就没了。”

提起这个,鲁肃还真有点心疼。

曹昂只好安慰道:“别那么悲观嘛,万一成功咱们可就发了,去看看前几天制作的鲨鱼罐头。”

两人来到厨房,从桌案底下取出封存的酒坛,拍掉封泥扯掉布条,曹昂有些下不去手了,问道:“失败了咋办?”

鲁肃:“……”刚不还安慰我来着,这会又来问我,我咋知道?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该拼还得拼,赌了!”

曹昂牙根一咬,抓住木塞用力一拔。

没拔出来!又试几次,无奈的说道:“你来。”

鲁肃鄙视一番接过酒坛,试了几次无果后脸上挂不住了,抱起酒坛用力一摔,碎了。

曹昂震惊的竖起大拇指赞叹道:“有时候,还是得靠暴力解决问题啊。”

说完之后才将目光投向坛中的罐头,颜色有些黑,还有很浓的腥味和咸味,至于口感如何,曹昂表示没有尝试的勇气:“要不你试试?”

鲁肃连忙摇头,他也没这个勇气。

祸从口出,病从口入啊!最后,两人不约而同的看向班兰,班厨师长的胖脸瞬间扭成一团,摇头说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