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字母+org点co)!

杂役只是个传话的,哪知道各道观观主的来意?

见他摇头曹昂只得苦笑,有心不去,可来者毕竟是客,把人家晾在那不太合适,只得强拖着疲惫的身体向会议室赶去,边走边思索着他们的来意。

话说前几年笮融与陶谦大兴佛教,在徐州境内广建寺庙,道门被打压的几乎没有生存空间。

但道门这个教派比较奇葩,信奉老子的无为之道,对于传教之事一直抱着爱信信,不信滚的佛系心态。

去年自己先用股票坑了佛门一梭子,又灭了浮屠寺砍了正圆等十几个老秃驴,将佛门直接打进了尘埃。

摁下葫芦浮起瓢,按理说佛门倒霉是道门崛起的大好机会,可半年过去了愣是没听见道门有什么动静,人家依然紧闭山门,悠然自得的过着人家的小日子。

许久未动,今天却突然造访,难道极静思动,要出山了?

对此,曹昂还是挺期待的。

不是都说乱世之中,道士下山救世吗,而且历史上以道士之身辅佐明主建功立业的谋臣不少,比如张良,比如徐茂公,比如刘伯温,道士这个圈子里还是有很多能人滴,说不定能物色一两个。

想到这点曹昂脚步明显加快,没多久便来到了会议室,刚进门就见陈连陪着一群穿着道袍,挽着道髻,手拿拂尘的半百老者聊的正欢。

见他进来,所有人同时起身。

陈连行过礼后指着众人挨个介绍道:“少主,这位是白云观观主广源道长,这位是九霄观观主启觉道长,这位是灵威观观主……这位是……”

前来拜访的观主足有二三十人,每次陈连介绍完他都要点头行礼说一句“道长好”。

二十多人介绍完后他感觉脖子都快断了,便没再矫情,直接坐到专属他的靠背大椅上问道:“诸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