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食降价了,中午还是七百钱,下午就降到了五百钱,到了晚上,四百钱都不到了。

官府与粮商共同营造出了粮价的泡沫。

现在泡沫被戳破了,粮商们慌了。

无数人拿着粮食合同走街串巷,想要找个冤大头替自己买单。

可冤大头哪有那么好找,官府不收购,其他商人也不敢再收购,没有买卖,粮商们只能看着自己的粮食一个时辰掉一次价。

天下第一楼后院,最偏僻的一个房间中,郭图听着属下的汇报,脸色时喜时悲,不断变幻,最后竟哈哈狂笑起来。

当日他和许攸都不赞同往许都运粮,可是田丰一力主张,最后以小利引诱袁绍同意。

无奈之下,他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押着二十万石粮食来许都。

前几天粮食连续飙升,看的他心惊肉跳的,每天长吁短叹,脸上不断露出痛苦之色。

粮食卖出高价,袁绍固然可以大赚一笔,可主意是田丰出的,赚的再多首功也是田元皓,他郭某人顶多算个打下手的。

鉴于此,他虽然也想过暗中收购一批粮食赚个差价,最后还是放弃了。

现在好了,粮食大减价,赚的越少田丰的罪过就越大。

降吧,最好能降到五十钱以下,这样一来田丰就会彻底失去袁绍的信任,再无翻身之日。

二十万石粮食冀州损失的起,若能借此扳倒田丰,这笔买卖对他郭图来说就不是巨亏,而是大赚。

手下继续汇报道:“大人,属下奉命盯着曹昂,发现他们正在用一种名叫水泥的东西建房铺路。”

“如今泉店村已经全部铺成水泥路,地面平的像镜子一样,下雨天也感觉不到丝毫泥泞。”

“哦?”

郭图来了兴趣,问道:“当真?”

手下点头!郭图思忖片刻,换上一身普通布衣说道:“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