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观观主再次被请到了刺史府。

这次牛鼻子队伍中多了两个陌生面孔,一人五十多岁仙风道骨,一人三十四五成熟稳重。

见过礼后,广源道长指着两位陌生道士说道:“曹使君,这位是左慈道长,这位是他的弟子葛玄道长。”

又向两人介绍道:“左道长,这位便是徐州刺史曹昂曹使君,这位是……”曹昂脸色微变,连忙笑道:“久仰久仰,两位仙长大驾光临,寒舍蓬荜生辉,里面请。”

将人请进大厅,宾主落座之后他才有机会打量这两位传说中的道教祖师。

左慈穿着一件紫色道袍,挽着发髻须发皆白,跟庙里的雕像一样慈眉善目,很容易便让人生出亲近之感。

相比之下,葛玄就有些其貌不扬了,穿着普通的青色道袍,坐在左慈身边显得毫无存在感。

“左慈道长,是这样的,民以食为天,食以安为先,徐州战乱数年,如今重回朝廷怀抱,恰逢夏粮收割,我想请仙长帮忙做场法事,将各路神仙都孝敬到,让他们在夏粮收割期间给咱赏个好天,不知左道长意下如何?”

曹昂脸上带笑心中却格外别扭,想不到他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无神论者,有一天也会跟一群神棍打交道,真他娘的。

左慈微笑着捋了一把胡须,说道:“做法事不急,我观曹使君印堂发黑,命宫受阻,最近可能会有血光之灾,曹使君出门可得小心呐。”

曹昂:“……”你才印堂发黑,你全家都印堂发黑,该死的左慈,老子又没得罪你,干嘛一来就咒我?

做为无神论者,他自然是不相信这种屁话的,可其他人信啊。

陈宫惊呼道:“左道长此话当真,这种事可开不得玩笑。”

左慈笑道:“陈部堂严重了,这种事贫道哪敢开玩笑,曹使君一年多来顺风顺水,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