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字母+org点co)!

曹昂一瘸一拐的,回到刺史府时天都黑了。

陆欣见他再次满身伤痕的回来当场就给了一个白眼,问明情况后又气又怒,俏脸变的那叫一个精彩,许久之后才埋怨道:“一天天的正事不干就知道闯祸,我既要担心你,还要担心肚子里的孩子,什么命啊这是。”

曹昂委屈的说道:“今天这事真不怪我,哎吆,怎么浑身都疼,快帮我揉揉。”

说完趴在床上。

陆欣虽然气愤却也心疼,开始帮他按摩腰椎,那一块尤其的疼。

按摩完毕,夫妻俩又聊了会天,相拥睡去。

接下来几天没再发生什么狗屁倒灶的破事,各郡公文陆续送到,从公文中得知,各县的夏粮收割工作大体完成,全部入库不说,官府与百姓也没发生什么大的冲突,配合的相当不错。

这点是曹昂喜闻乐见的,当官的和种地的都是大汉子民,没必要弄成仇人不是。

公交挤爆后,徐邈痛定思痛做了一番改革,将公交车的数量翻了一倍,每辆车除两名车夫之外还配了两名警察维持秩序,但依然没得到多大改观,该挤的还在挤,气的徐邈直接取消了上下班高峰的车次。

这下百姓不干了,中午没人的时候车在跑,上下班正急的时候你不让坐了,什么意思,看人笑话吗?

愤怒的人群直接包围了郡守府衙门,徐邈没办法,只好出门解释,又是劝说又是威胁,承诺班次重新开启之后百姓才散去。

这次事件后,挤公交的秩序虽然改善了一些,却改善的不太明显。

面对这一情况,徐邈又气愤又无奈的说道:“少主说的对,百姓工作不好做啊。”

左慈与葛玄师徒被曹昂扔进工部专门搞化学实验去了,实验室设立在城东一处废弃的四合院中。

原本想放-->>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