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人要是抽他一鞋子,黄忠绝对提着刀子把他全家都剁了,但是华佗……他屁颠屁颠的跑到华佗面前陪笑道:“华神医不亏是当世名医,扁鹊重生估计也不及你万一,黄某服了。”

华佗翻着白眼说道:“少夫人已经昏迷,明天早晨若能醒来,性命应当无碍,若醒不过来……”后面的话没说但黄忠明白,忙说道:“有劳华神医好人做到底。”

床上躺的那位可是他们黄家的大功臣,若是可以,他当然不希望有事。

华佗双臂抱在胸前,理所当然的说道:“放心,我绝不允许我的招牌砸在你黄家手里。”

“这就好,这就好。”

黄忠搓着双手高兴的直跺脚。

华佗趁机递给他一张纸说道:“先去准备药材,少夫人醒过来用得上。”

黄忠不敢怠慢,接过纸条连孙子都顾不上看急匆匆的跑了。

华佗又回头看了一眼房间,也走了。

自己的房间被产妇所占,他得提前找个住处。

一天时间很快过去,第二天早上秋月并没有如华佗预料的那样苏醒,依旧在昏迷中,华佗不淡定了,跑到房间检查一遍,确认没有断气,伤口没有感染后亲自守在床边。

黄叙也在,华佗怕砸招牌,他怕孩子没娘。

接近中午,秋月终于悠悠醒来,黄叙大喜,将华佗推到一边抓住她的手说道:“夫人你终于醒了,孩子平安,是个男孩,我这就让父亲抱来,对了饿了吧,我命厨房给你熬点鸡汤。”

秋月还没说话,华佗连忙打断道:“别胡来,刚做完手术不能吃太油腻的,熬点清粥就好,少夫人,有哪里不舒服吗?”

半年来他虽然做了不少手术,可那都是在伤员身上下刀子,在女人的肚皮上开刀还是第一次,说实话,心里挺虚的。

见秋月醒来,他比黄叙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