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医院曹昂是按照后世的标准建的,建成之后才发现根本不实用。

首先,中医讲究望闻问切,没那么多医疗器械可供使用,许多房间根本就用不上。

其次,这个时代的病人大多都是抓副药回去熬着喝,喝完后能不能好全看天意。

住院,不存在的,老百姓没钱住,有钱人又不想住,这里哪有家里舒服。

所以,住院部大多时候都是空的,只有军中有人受伤,需要华佗手术时才用得上。

本来空旷的住院部突然涌进来一群病人,医院上下还挺不习惯的。

华佗随着张毅走到楼道尽头,进入左边的病房。

病房里摆了三张单人床,每两张床中间都夹着一张桌子,靠窗的位置还放了一张三人沙发。

三张病床上都躺着身穿病号服的瘟疫患者,左边病床上的患者三十多岁,掀开被子解开纽扣,袒露着胸膛不说,还用手掌一个劲的煽,边煽边说道:“好热好热。”

中间那人恰好相反,用被子蒙着头不断乱颤,仔细点的话还会听见他的喊声:“好冷好冷。”

靠窗那位同样裹着被子,不过没蒙头,手里却抱着一个茶壶,每隔一会便喝一口。

华佗看向张毅。

张毅两手一摊无奈说道:“所有病人都是这样,一会冷一会热的,我们用了好几种药方,始终没有见效。”

华佗走到那名袒露胸膛的病号面前问道:“什么感觉。”

那人知道眼前这群人是大夫,能不能活命全靠他们,所以格外的配合,说道:“热,冷,一会热一会冷的,头还疼。”

华佗皱眉,继续问道:“冷热之间多长时间变换一次。”

那人沉默,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华佗也没强迫,继续问道:“能吃的下去饭吗?”

那人说道:“不想吃,不饿。”

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