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蒿跟麻婆豆腐一样,可以分解成数种不同的东西,其中某样或某几样恰好是疟疾的克星,若能分解出来,岂不是说疟疾便可轻松治愈?

疟疾危害了人类数千年,若能彻底解决,对人类来说可是千秋万代的大功业。

想到这个结果,纵然以华佗的心性,也忍不住激动的直哆嗦。

可是,青蒿不是麻婆豆腐,怎么分解的出来?

华佗苦笑道:“这个恐怕不容易,没法弄啊。”

曹昂笑道:“去找左慈吧,这个神棍说不定有办法。”

华佗不再耽搁,兴奋的跑了。

曹昂重新将自己陷进太师椅,望着华佗的背影摇头叹息。

显微镜和其他研究器材没问世之前,从青蒿和黄花蒿中提取青蒿素无异于痴人说梦,别说华佗,就算诺贝尔奖的获得者屠大妈来了也得抓瞎。

之所以现在提出,就是想在华佗心中种下一颗种子。

华佗张仲景这种研究狂人,给他们一个看得见的目标,他们会将毕身经历都投入进去。

子传孙孙传子,总有研究成功的一天。

提起张仲景,曹昂又一阵遗憾。

瘟疫爆发后他第一时间派人去请这位神医,可当时长沙也发生了小规模瘟疫,张仲景走不开。

不是打仗就是饥荒,要不就是瘟疫,瞧瞧,特么的什么世道。

华佗一五十多岁的老头,办起事来丝毫不比杨修司马懿等年轻小伙慢,短短三天就将整理好的期刊送到了曹昂面前。

书房中,曹昂看着半厘米厚的期刊笑道:“三天写了这么多?”

华佗笑道:“事关百姓,老朽岂敢不尽心。”

曹昂闻言脸上露出一丝钦佩。

数千年过去,罗马消亡,埃及消亡,巴比伦消亡,对手换了一茬又一茬,唯有我大中华始终屹立在牌桌上,为什么?

因为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