睢河属于淮河支流,经砀县,萧县等七县境内,最后由邳县入淮水。

对七县百姓来说,睢河就是生命河,是孕育他们生命的母亲河。

可是今年,这条母亲河有点重感冒,水不再清澈,还三天两头的堵塞,弄的河流附近的百姓苦不堪言。

曹昂站在河边,望着河里的破砖烂瓦水泥渣,那叫一个牙疼,感叹道:“原本还打算明年将徐州河道整体梳理一遍的,老天爷不给机会啊。”

陈连羞愧的说道:“属下无能,请少主责罚。”

“你没必要自责,想要发展就得付出代价,这也是不可避免的嘛。”

曹昂蹙眉说道:“现在的当务之急是组织人手将河中的石头瓦块清理出来,让河水无阻碍的流通起来。”

“现在还只是睢河,大雨再下半个月长江黄河都得泛滥,到时就彻底完犊子了。”

“别说黄河,就是淮河水位暴涨,从寿春灌到咱们这也够受的。”

陈连嘴角泛苦的说道:“暴雨倾盆,水流湍急,这个时候清理河道可非易事,弄不好会死很多人。”

“不清理死的人更多。”

曹昂说道:“让倭人先上吧,那群瘪犊子玩意死多少都不心疼,走,去别处看看。”

细算下来,徐州的水泥路修了也有一年了,可修的都是各郡各县的主干道,远没达到村村通的地步,河边就更别说了,大雨一泡,往日的道路良田成了沼泽,一脚下去入泥半尺多深,膝盖都差点被淹埋。

下去容易出来难,泥和水侵入靴子,再加上沼泽本身的阻力,双脚比绑了二十斤沙袋还重,深一脚浅一脚的,往日看来短暂的距离愣是走出了天长地久的感觉。

艰难的跋涉了大半个时辰,视线尽头出现了一个毗河而居的村落,曹昂大喜,连忙说道:“加快速度,到村子讨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