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兵部开会,陈宫以营团为单位将第五军分成无数股,分赴各个乡镇村落,迁徙百姓到指定地点。

陈宫与曹性都是吕布旧部,在徐州待了多年,早将周边地形摸清楚了。

哪里地势低容易淹水,哪里地势高可以住人,哪里适合储备粮食,两人心里门清。

再加上世家人员的补充,几乎没有漏网的。

所以,天一亮各营团便分赴指定辖区迁徙百姓,曹性原本想偷懒,在下邳附近的村子应付一下完事,被陈宫指着鼻子臭骂一顿后灰溜溜的来到了夏丘县,这才发生了眼前一幕。

下邳十六县,夏丘县离的最远,骑着快马从下邳赶过来就用了近三个时辰,这还是水泥路修通的情况下,就这天气,若没有直通郡县的水泥路,三天也甭想赶到。

到了夏丘县,趁着与县令交接的功夫吧啦几口便赶往乡镇迁徙百姓,本来就够累的了,还净摊上一些闹心的事。

打发走无理取闹的妇人后,曹性看着艰难跋涉的队伍喃喃自语道:“算了,再迁一个村子完事,将人带到各县的水泥路上就消停了。”

自我安慰一番后,迈开灌满泥水的双腿继续前进,走了不知多久,前方出现了一个村落,数排茅草屋整齐的排列,村口用栅栏围着。

一个时辰前他便派人与这个村的村长沟通,让百姓们提前收拾,他一到就出发。

原以为百姓们早已在村口等待,到了之后才发现村口一个人也没有,望着空荡荡的栅栏门,曹性心中泛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命大部队原地休息,自己带着一对人马进了村子。

进去之后傻眼了,有人在拿盆舀水,有人在往车上搬东西,有人满世界的撵狗捉鸡,还有人叉着腰在大街上破口大骂,放眼望去,怎一个鸡飞狗跳了得?

至于他派来的那个连-->>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