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散二字一出,所有人同时起身跑了出去,有心的话就会发现,他们逃离的方向不是刺史府,而是……厕所。

开了几个时辰的会,大伙膀胱都快憋炸了。

观众全都离开后,曹昂才带着陈宫几人来到钟繇面前,抱拳笑道:“晚辈曹昂拜见钟中丞(钟繇官拜御史中丞),中丞来徐州怎么也不提前通知一声,我好去迎接啊。”

钟繇笑着从怀中取出一份公文,递过去说道:“事情紧急哪顾得上虚礼,兖州数郡遭灾,几十万灾民亟待救援,主公特意下令,任命少主为许都令,尽快赶回许都主持赈灾工作,这是公文。”

先前还称大公子,会议刚结束就换成了少主,变的够快的。

曹昂有些懵,消息来的太突然,他没有丝毫心理准备。

许都令,县令而已。

虽然那里已是大汉京城,许都令的地位与其他县令不同,可也是县令啊。

从刺史到县令,连降多少级这是?

而且许都乃天子脚下,公侯遍地走,权贵多如狗,想把那群大爷管住,怎么可能嘛?

两汉四百年,那么多长安令,洛阳令,有几个日子过得舒坦的?

相比之下,还是待在徐州当土皇帝舒服!他忍不住恶意揣测,不会是曹操见徐州发展的好,过来摘桃子了吧。

这份调令别说曹昂,换成任何一个人都很难接受。

我又没犯错,凭什么说降职就降职,没这道理对不对?

可惜老曹既是他上司又是他亲爹,再没道理也得服从。

曹昂接过公文,查看过后并没有当场撕开,反而问道:“我做许都令,满冷面(满宠)呢,升官了?”

钟繇点头道:“满宠已经升为廷尉府右监,就等着你回去交接了,你走后徐州刺史一职由济阴郡守程昱接任,他过来还得几天,你有时间准备,至-->>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