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曹操下值回家,刚一下车,一股恶臭熏的他差点没背过气去。

从护卫手中接过灯笼一看,我去……自家门前的排水沟被人挖了一米多宽半米多深,屎尿垃圾裸露在外,恶心的他差点没把刚吃的饭给吐出来。

“谁干的?”

曹昂当场暴跳如雷。

暴怒过后又迅速冷静下来,开始思索对方这么做的用意。

警告?

威胁?

这手段也太恶劣了吧!没等整明白呢,几辆马车从不同方向走来,在他家不远处停下,然后车门打开,主人下车,小跑过来向曹操行礼,为首的竟是荀彧。

相互见过礼后荀彧诧异的问道:“主公,你家门前也被挖了?”

曹操眉头一挑,问道:“什么叫也,难道你家?”

荀彧苦笑道:“何止,十几家公卿的府邸都遭了难,我家是早上被挖的,说是要修建一条贯穿全城的排污管道,可一整天没动静,这味道属下实在受不了了,就来问问大公子,看他到底有何打算?”

现在已是九月底,秋老虎正在散发最后的余威,天气热的能让人崩溃。

太阳暴晒过后,臭水沟的味道十里外都能闻见,这要拖个三五天,还不把人熏死。

更重要的是,臭水沟的宽度高达一米,马车都过不去,给他们的出行造成了很大的困难。

又是那个逆子干的好事。

曹操咬牙切齿的问道:“他人呢?”

荀彧摇头。

你自己儿子你问谁?

把大伙晾在门外也不合适,曹操将众人请进门,带到大厅奉上茶水,招待好后第一时间派人去找曹昂。

曹昂还没找到又来一群客人。

有资格拜访曹操的,不是王侯就是九卿衙门的高官,要么就是手握兵权的将军和世家的家主。

总之,全是有身份的,没一个可以随意应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