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昂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挣扎着刚要起床,一张笑的如弥勒佛般的胖脸毫无征兆的凑了过来,吓得他尖叫一声,当即一个巴掌抽了过去。

“哎吆……少主是我啊。”

来人捂着腮帮子委屈的喊了一声,定睛一看,竟是刘敏。

见他在地上跪着,曹昂没好气的骂道:“你来干嘛?”

刘敏突然后退几步,连磕三个响头后趴着哭道:“属下罪该万死,请少主责罚。”

发生这样的事,躲是躲不开的,只能正面应对。

希望少主看在他在徐州立下大功的份上,饶他一命。

曹昂黑着张脸,瞪了他许久才骂道:“还知道你失职,瞧瞧你养的那身肥膘,这半年来你都在干什么,第一楼的事但凡你上点心,能出这样的事吗,啊?”

“中毒的幸亏是我,要是我爹和荀令君他们,你这会还有机会跟我请罪?”

“刘敏啊刘敏,你太让我失望了。”

少主还肯骂我,命保住了。

刘敏心中大定,脸上却越发惶恐,说道:“少主教训的是,属下有负少主信任,罪该万死。”

曹昂恨铁不成钢的叹息一声,说道:“发生这样的事,第一楼你是待不下去了,收拾一下回头我找人跟你交接,最近一段时间安心在家待着,等风头过去我再给你安排其他事做,滚吧。”

“多谢少主不杀之恩,属下告退。”

刘敏站起,缓缓退了出去。

刚走没多久,夏侯衡夏侯充兄弟来了。

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曹昂,夏侯衡第一句话竟是:“子脩哥你不厚道,喝酒竟然不叫我。”

曹昂无语,笑骂道:“都喝到医院来了,光荣啊。”

这家伙怎么想的,脑回路也太奇特了。

夏侯衡嬉皮笑脸的说道:“咱们可是兄弟,兄弟就得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和小馥住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