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不会错。”

曹操摸着石碑唏嘘道:“你看字缝,当年秦孝公亲自将献血滴进国耻石中,经过岁月的洗礼,献血泥土已经融为一体,变成与石碑一样的乌黑色,子脩,这块石碑哪来的?”

曹昂说道:“建造下邳与彭城的之间的服务区时,从地下挖出来的。”

“那就不会错了。”

曹操说道:“当年项羽攻入咸阳,将能带走的财富全部打包,带不走的就放了一把大火,这块国耻石可能就是被项羽带到彭城的。”

曹昂眼前一亮,身体微倾,忙问道:“值钱不?”

曹操:“……”国耻石当然算宝贝,可放眼整个大汉,谁会喜欢这玩意。

不过……曹操笑道:“我要了,回头拉到家里,就立在议事大厅门口。”

曹昂:“……”疯了吗?

夏侯惇却面露喜色,说道:“主公莫非是想……”“没错。”

曹操笑道:“我就是要用它时刻提醒自己,秦孝公当年的局势比我们艰难的多,他都能发奋图强,我们又有什么资格不努力。”

“当然,此石一出,肯定会有人说我曹操图谋不轨,想要自立,随他们说去,看看其他的。”

曹操跳下车厢,走向下一辆车。

这辆车里堆的全是箱子,打开一看全是金条,统一试样,一根一斤,金条上面还印着一个昂字。

三大箱金条,少说也有六七百斤。

怪不得这逆子喜欢拿金条砸人,原来是真有存货啊。

剩下的箱子装的全是银腚,银光闪闪看着就喜人。

夏侯惇父子两眼放光,恨不得直接扑过去。

曹操却回过头来,看着曹昂半阴不阳的笑道:“挺有钱啊。”

曹昂讪笑道:“大半都是瀛州运回来的,那地方矿多,后面车厢还有呢,黄金一共两千一百二十五金,白银二十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