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马钧不为所动,荀彧喝了口水继续说道:“司空大人听了你的事迹,对你很是看中,还说出征回来要亲自见见你呢,这种时候你可不能犯浑啊。”

“事有轻重缓急,咱们先紧着其他地方,等边境要塞加固完成了,再建泉店的城墙也不迟嘛。”

马钧眼皮终于动了动,说道,“大公子说了,没他的命令,水泥不能给任何人,包括你,上次给你已经忤逆了大公子的意思,这次说什么也不能给你。”

荀彧:“……”想他荀彧走过南闯过北,马车道上压过腿,什么人没见过。

可是今天偏偏被这个话都说不利索的少年弄得没脾气。

不管自己说什么,他都是一句:“大公子说了……”在他这,大公子的命令比司空大人的都好使,真不知道曹昂给他灌了什么迷魂汤。

眼看荀彧就要发飙,曹昂不敢等下去了,推开门笑着说道:“荀令君,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大公子。”

马钧大喜,连忙拜见。

荀彧也终于松了口气,说道:“子脩,你可回来了,再不回来我都要找满伯宁要人去了。”

曹昂笑道:“荀令君日理万机的,找小子什么事啊?”

荀彧诧异的看向祢衡道:“祢正平,你们怎么在一起?”

祢衡傲然的仰起头,四十五度看向天花板,理都没理。

荀彧讨了个没趣,讪笑道:“子脩,是这样的,主公见过水泥之后对它的作用非常满意,想用这东西将官渡附近的城防要塞都加固一遍,你看?”

曹昂眯着眼睛陷入沉思,因为自己的到来,三国历史已经有了些许改变,但变得不多。

至少袁绍依然是悬在曹操头上的一把利剑,官渡之战依然有可能如期爆发。

据史书记载,官渡之战初期,在袁绍占尽优势的情况下,荀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