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字母+org点co)!

“董承离开皇宫后,先去了第一楼吃饭,最后去了八家不同的药店,之后去医学院被堵了回来,进城后又去经常转悠的地方逛到天黑才回去。”

“属下查过那八家药店,六家都属于正常经营,一家是刘备绣衣卫的据点,一家是卖假药的黑店。”

“审讯得知,董承去药店并没有什么过分举动,只是隐晦的问了下男人那方面的治疗办法。”毛八年详细汇报了董承的行踪。

曹操听完后靠进椅背,捋着胡须说道:“这么说并没有什么异常?”

“是的。”毛八年答道:“回到府中后,董承就将自己关进了书房,至于在书房里做什么,属下不得而知,可董承每晚都有读书的习惯,今日的行为跟往日没什么不同。”

“嗯。”曹操说道:“是挺正常的,可你不觉得,越是正常就越不正常吗?”

“从玉带里搜出诏书的时候,董承的表现太平静了,平静的就好像等着我这么做一样。”

“今日之事一定有问题,可是问题出在哪里呢?”

“对了少主呢,让他过来商量商量。”

毛八年苦笑道:“少主说县衙事忙,最近几天他就先住那了。”

曹操:“……”

这个逆子,为了逃避练功,还真是够费心的。

曹操苦笑着摇了摇头,吩咐道:“最近几天给我死死盯住董承,以及一切与他有接触的人。”

“是!”毛八年领命退下。

他走后,曹操拿起从董承玉带里搜出的绢卜,又仔细看了一遍后自言自语道:“我的陛下,你就这么迫不及待了吗?”

……

皇宫。

刘协将自己陷进书桌前的大椅里,双眼无神,愁眉紧锁。

董贵人看的心疼,忍不住安慰道:“陛下,天已经黑了,曹贼现在都没来,说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