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字母+org点co)!

没有任何缓冲,话题直接转移到了江东战事上。

曹操似笑非笑的看着简雍说道:“简部堂此言差矣,孙策为袁术效过力不假,可袁术刚一称帝他便悬崖勒马,毅然决然的与其撇清关系,并且出兵偷袭袁术后方,为朝廷平叛立下大功。”

“朝廷因此加封他为吴侯,说他是仲氏王朝余孽,恐怕不对吧。”

在许都晃荡这么多天,你丫终于按耐不住,表明来意了。

可你知不知道,比起孙策,我更怕的是你家刘大耳啊。

简雍脸上不见丝毫意外之色,仿佛早就料到他会这么说,笑道:“司空,下官曾听说,声妓晚景从良,一世烟花无碍,贞妇白头失守,半生清苦俱非。”

“大汉虽然不复往昔,但非刘不王,非功不侯的底线不能变,孙策立过功,可也为叛贼卖过命,顶多算是功过相抵,封侯却是过了。”

“所以,孙策的郡侯爵位我家主公是说什么都不会承认的。”

“司空受陛下重托,暂代天子执掌社稷神器,难道要违背高祖皇帝的白马盟誓吗?”

白马盟誓。

又是该死的白马盟誓。

提起这个誓约,曹操恨得牙根都痒,不悦的说道:“袁术称帝前也是汉臣,孙策在他手下效力没什么不对,至于孙策的郡侯爵位,更是一刀一枪打出来的,没有半点虚假,哪里违背高祖的白马盟誓了?”

在这点上,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简雍知道继续纠缠,聊到明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便决定结束这个话题,从怀中取出一片黄色绢卜,递过去说道:“司空看看这个。”

曹操接过,展开一看整个人傻在了那里。

“朕闻人伦之大,父子为先……”

这张绢卜不是他物,正是天子的讨曹血诏。

简雍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