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字母+org点co)!

现在已接近未时,青楼虽没营业,楼内杂役和姑娘却已起床忙碌。

老鸨正捏着兰花指,指挥一群杂役收拾卫生,看见曹昂立马笑着迎了上来,谄媚道:“曹都令,我这明月楼晚上才营业,为什么您每次都是早上来,难道家有悍妻……”

曹昂没空听她罗嗦,关上门插上栓说道:“楼外有人追我,帮我一次,以后明月楼我罩了。”

“楼上请。”老鸨大喜,没有丝毫犹豫便答应下来。

曹昂是谁,那可是许都第一纨绔,要钱有钱,要权有权,要势有势。

而且跟明月楼打过交道,上次仅仅弹了会曲子就送了两箱黄金,事后还请姑娘们在第一楼吃了顿饭,全是平日里她们不敢想的硬菜。

所以,曹昂的人品老鸨是信得过的。

想到以后有这么大一后台罩着,老鸨便兴奋的骨头都亲了几分,转身呵斥道:“通知所有护院,拿上家伙在楼里等着,老娘倒要看看谁敢在我明月楼闹事。”

护院们提着水火棍刚出来,楼门便被人敲响了。

“开门,开门。”门外的人连踢带砸一点素质都没有。

老鸨看着不断向内挤压的门框和咯吱作响的门栓,脸色变了,说道:“快快快,把凳子,桌子,沙发等能搬的东西全搬过来,给我顶住。”

杂役们快速跑到大厅中央,几人一组将桌子和沙发往门口送。

不等送到,门啪的一声分成两半,一辆架子车猛的冲了进来。

种辑等人推着不知从哪找来的架子车,撞开门后迅速冲上,质问道:“曹昂呢,把人交出来。”

老鸨看着这群穿着黄马甲和家丁服的不速之客,冷笑道:“什么曹昂,不认识,这里是我明月楼,我劝你们趁早退出去,否则……”

“杀……”种辑没时间跟他-->>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