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昂匆匆下楼,看清大厅的场景后脸色变了。

一楼大厅一片狼藉,三十多名护院个个带伤,趴在地上哭天抢地,老鸨坐在一边唉声叹气。

曹昂走到老鸨面前问道:“伤亡这么重?”

“哎……死了三个,这笔买卖做赔了。”

老鸨叹息一声正要发牢骚,看清他后眉头一挑,语气不善的问道:“你谁啊?”

“曹昂。”

曹昂回复一句,说道:“楼内打坏的家具以及兄弟们的医药费我全出,阵亡的兄弟,抚恤金我也出,家人由我扶养,你回头列个单子,多少钱三天以内必定送到,告辞。”

听到熟悉的声音老鸨不由一愣,见曹昂离开连忙问道:“大公子,您就穿这身出去啊。”

大汉男子向来都是士可杀不可辱,逼人穿女装可是极大的侮辱,会被人嘲笑一辈子的。

曹昂却头也不回的说道:“没事,穿这身安全。”

老鸨:“……”这场暴乱波及的范围不大,至少明月楼一带并没有受到多大影响,百姓们依然如往常一样,摆摊的摆摊,瞎转的瞎转。

四周扫视一圈,确定没有危险后,曹昂抬脚向北城门赶去。

北门驻扎着三千精兵,足以平定这场叛乱,就是不知道曹操他们能不能坚持到援兵出现。

昨晚袭击司空府,今天袭击丁府寿宴,曹昂脾气再好也怒了,边走边咬牙切齿的骂道:“刘协,若非我曹家,你丫还在洛阳流浪呢,能在许都衣食无忧的享受?”

“可你呢,不知感恩也就罢了,竟然恩将仇报的整天想着除掉我曹家,真当我曹子脩没脾气的吗?”

“你最好祈祷老曹没事,今日我曹家若有一人死于你手,我曹昂必定血洗许都,然后跟袁术一样登基称帝,看天下诸侯能拿我怎么办?”

想起老曹,曹昂便忍不住担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