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医学院住了一夜,再次回到许都时,路上的积雪已经被清理一空,取而代之的是一层薄薄的冰,走在上面滑的厉害。

不信你看,街上行人一大半都在滑着走。

古兰等人将事情办的如此漂亮,他这个做领导的也是与荣有焉。

原本心情挺好的,看见前面竖着陈字大旗的车架后,脸色瞬间不好看了,语气不善的说道:“让到一边,让大鸿胪先过,身为大汉的四好青年,尊老爱幼是最基本的品德。”

车夫不敢违背,将车赶到路边给陈纪腾出地方。

两车擦肩而过时,马车突然停下,陈纪将脑袋从窗户伸出来笑道:“曹都令心情不错啊。”

曹昂同样探出脑袋,笑道:“托大鸿胪的福,最近万事遂心,心情想不好都难呐,大鸿胪这是……出门访友?”

陈纪自问涵养不错,但不知为何,每次看见曹昂的脸,都有一股暴走的冲动。

他懒得再跟这个人渣废话,开门见山道:“曹都令将医学院改名京一大,玩的是不是有些过火了,你就不怕天下人群起而攻吗?”

果然,某些人坐不住了。

曹昂笑道:“晚辈又不是吓大的,怕他们干嘛?”

“再说了,我在自己家里,建所学校关起门来自己玩,关别人什么事,天下人狗拿耗子,管的挺宽。”

陈纪:“……”这个人渣,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曹昂又道:“瞧我这脑子,大鸿胪不提醒我还忘了,医学院以前是你们陈家的地吧,不过那是以前,泉店村的地可是我拿曹家上等良田换回来的,细算起来你们陈家还占了便宜呢。”

“至于地里有煤,那也不怪我是不是,我是换回来后才发现,你们家地里还有这么一宝贝的。”

这话纯粹是给人上眼药,陈纪气的胡须乱颤,冷哼道:“曹都令,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