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我不在期间,你每天睡到日上三竿才醒,做为曹家的嫡长子,你怎么可以懒散到如此程度?”

“我已派使者前往荆州求亲,这几天你勤快点,把自己收拾的精神点,看看你这身,奇形怪状的连路边乞丐都不如!”

曹操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曹昂穿着一件麻布T桖,下身套着一条短裤,脚上穿着一双木板拖鞋,更让曹操无法忍受的是他的头发,短的手都抓不住。

这副打扮看着是清凉,可落在外人眼里像什么样子。

好在他不是一个人,黑袍军的将士以及医学院的学童都是短发。

人多了,外人看起来还不至于太突兀。

曹昂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拖鞋,转移话题道:“爹,合着您是通知我,不是征求我意见?”

使者都派出去了,还问我干什么?

如果同意,以我的意见为准,如果不同意,以他的意见为准,这就是所谓的开明?

曹操眼睛一瞪,火气又窜上来了。

这个逆子,先前没打够是吧!“滚!”

“好嘞!”

曹昂转身就跑,刚窜出门就见夏侯衡向这边跑来,他急忙迎上去问道:“伯权,你怎么来了?”

“子脩哥,我正找你呢!”

夏侯衡喘息着说道:“我想请几天假!”

“请假?”

曹昂一愣,问道:“干嘛去?”

他们兄弟俩正在训练新兵,他请假了,夏侯霸一人能忙的过来吗?

夏侯衡笑道:“这不你弟妹快生了吗,我得回去陪床去。”

“快生了?”

曹昂这才想起,他媳妇好像确实怀孕来着,只是……“这么快吗,我感觉才过去了一两个月啊。”

曹昂感慨道:“时间如流水,白驹过隙间,就这么悄然消失了。”

听他感慨,夏侯衡恨不得将自己新做的军靴印到他的脸-->>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