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字母+org点co)!

科举一出谁的损失最大?

不是依然拥有核心竞争力的豪门世家,而是许靖这样的评论家。

以前许府门前门庭若市,天下士子排着队求他点评。

现在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科举,他这个评论家再没人搭理,许府瞬间变得门可罗雀。

如此过不了几年,天下士子记不记得有他许靖这号人还不一定。

所以,得到消息后许靖第一时间从交州赶了回来,原本想先礼后兵,借用他们许家兄弟强大的影响力劝曹昂废了科举。

谁知那个瘪犊子玩意根本不买账。

既然如此,就只能手底下见真章了。

接下来几天,许靖四处拜访许都世家,同时联络其他州郡的世家。

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让大家别被所谓的文曲星和九卿高位蒙蔽而放弃世家对朝堂的垄断地位。

这些举动自然瞒不过锦衣卫的眼睛。

司空府。

曹昂坐在人工湖前的凉亭里,抱着女儿看水里的鱼。

至于儿子,在婴儿车里待着去。

毛八年赶来时,看着在车里不断翻身,拼命想要站起却怎么也无法成功的小曹晟,忍不住替他默哀一阵。

少主有点重女轻男啊。

“少主,许靖最近在联络周边的所有世家,想要集中力量抵制科举,并且逢人就说您的坏话,看样子是想把你名声搞臭。”

曹昂满不在乎的说道:“哼,我的名声还要他搞,早特么臭大街了。”

毛八年:“……”

少主对自己的定位永远是那么清晰。

曹昂又道:“集中所有世家的力量,共同抵制科举,想法不错但是永远也成功不了,知道为什么吗?”

毛八年虚心的说道:“请少主赐教。”

“因为贪,世家比任何人想的都要贪。”曹昂将轮椅转过来,看着他-->>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