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字母+org点co)!

曹昂到达后,张辽放弃了所有试探,一上来就是强攻。

猛攻半个多时辰,终于成功吸引了城上守军的注意,然后果断下令,陷阵团出击。

团长郑屠应声而出,推着愤温车向城下赶去。

所谓愤温车,是一种战场上保护士兵临时挖掘地道的器械,上面有房子一样的斜顶,可防御檑木箭矢的攻击,下方没有地盘,空荡荡一片,可让士兵自由发挥。

郑屠用它的目的并不是挖地道,而是将车中抱着炸药罐的士兵成功护送到城下。

三辆愤温车同时出动,直奔半里外的城门。

愤温车出现的如此突兀,怎能不引起城上守军的注意?

公孙康最先发现,指着愤温车道:“父亲你看,曹军莫非有什么诡计?”

公孙度一刀将冲上来的黑袍军击退,迅速跑到墙跺查看,见是愤温车,有些恼怒的骂道:“几辆防护车而已,有什么好奇怪的?”

公孙康却说:“不对,曹军攻城三天,始终没有用过这玩意,现在推出来父亲不觉得奇怪吗,看他们的架势不像是挖地道,反而像要攻击城门。”

攻击城门不用攻城锤却用愤温车,是有些奇怪。

公孙度蹙眉道:“你的意思是……”

公孙康思忖道:“父亲莫非忘了柳毅叔叔的死,据逃回的士兵交代,那种巨响是某种东西炸裂形成的,他们不会是想炸了城门吧?”

这么一说公孙度脸色有些变了,思索片刻果断下令:“调集床弩檑木,专打愤温车,一定不能让它们冲到城下。”

公孙康摇头道:“父亲你看,那三辆愤温车的车顶最少也有巴掌厚,上面还包了铁皮,阳光一照金光闪闪的,不等滚石砸烂便可冲到城下,想远距离打击几乎不可能。”

“让孩儿冲杀一阵吧,就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