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字母+org点co)!

众鲜卑首领被田宜怼的全沉默下来。

没办法,汉人太强大了,强大到内部打成一锅粥,外人依然拿他们没办法。

区区一个公孙瓒就打的鲜卑乌桓各大部落抱头鼠窜,更别说那个杀了吕布的曹家少主了。

温侯吕布的大名在场之人不但听过,有的还领教过。

当年丁原任并州刺史,吕布做为他的义子,三天两头带兵出雁门,打的鲜卑各部抱头鼠窜。

温侯吕布之名他们现在提起来还忍不住打寒颤。

如此厉害的人物都死在了曹昂手中,这位曹家少主的厉害可想而知。

十几万黑袍军拿他们草原没办法,但他们杀过去也讨不了什么便宜。

看看苏仆延就知道了,就因为闲的没事打了一次草谷。

步度根语气瞬间缓和下来,强颜欢笑道:“我不是这个意思,那块破石头对曹少主又没什么用,何不……”

“态度早这么好不就结了嘛!”田宜嘲讽道:“众所周知,我家少主是一个热爱和平的人,一个无私奉献的人,一个舍小家为大家,义无反顾帮助他人的人,石头送给你们也没什么,但这价钱?”

众首领一阵恶寒。

曹昂刚一进入辽东他们就注意上了,来了辽东就是邻居,不调查清楚怎么行?

据他们所知,曹家少主可是个狠起来连自己家都烧的狠茬,从人家手里占便宜,大伙还真没这方面的想法。

苏仆延倒是敢为天下先,结过不凉了吗?

步度根说道:“我手里还有五万汉人奴隶,可以送给你们。”

田宜拳掌相击,赞叹道:“这主意不错,但我做不了主。”

步度根:“……”

那我跟你说个屁啊。

田宜话风一转,说道:“但我可以从中牵线,让诸位跟我家少主见个面,除了那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